第1452章 被时光掩埋的秘密(10)(大章求月票)

    顾嫣然也被带来了,陈列给她打了镇静剂,此时正在飞机后舱昏睡。

    霍绍恒没有理会宋锦宁的埋怨,他的脑海里还回想着顾嫣然晕过去之前说的那句话。

    他们这一次出行,就是为了验证她的口供。

    霍绍恒审问疑犯,其实不喜欢用刑。

    古代就有“三木之下,何求不得”的说法,就是说,在刑讯逼供的情况下,你不管想要什么样的证词,对方都会说。

    但霍绍恒他们做这一行的,要的是真相,不是符合自己心意的证词。

    因此在寻找顾祥文的过程中,他们对顾嫣然测过慌,也经历多次疲劳审问,但从来没有对她用刑。

    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在在顾祥文这件事上,他们一无所知,根本无法检验顾嫣然所说是真是假。

    而不能用旁证来证明的口供,并不可靠。

    因为口供之外,还要逻辑圆满,以及物证配合,才能算是一条完整的证据链。

    对于顾祥文的下落,顾嫣然那时候不管说什么,他们都无法验证她的口供。

    所以霍绍恒他们也不多此一举。

    但是这一次不同。

    先不说顾念之是他们都很熟悉的人,而且霍绍恒已经有了何之初的短信打底,其实他内心深处已经倾向于顾嫣然对顾念之被劫的事,至少知道一些线索。

    所以当顾嫣然抗不住极刑的情况下终于说出一句话,霍绍恒几乎下意识就相信了。

    因为她不仅有口供,而且还提供了最重要的物证线索。

    现在,他们就是去她说的地方寻找这个物证。

    霍绍恒扭头看向机窗外面,层层叠叠的云海中,太阳像是近在咫尺的一个心鸡蛋。

    如果念之在这里,她肯定要拉着他的胳膊让他做心鸡蛋给她吃……

    霍绍恒眼神微黯,将窗口的挡板拉了下来,不再看外面的景色。

    ……

    飞机在云层中穿行,十多个小时之后,他们来到了加勒比海上空,那个小小的国家巴巴多斯就在不远处的前方。

    此时飞机正飞过加勒比海,海面上那个圆圆的蓝洞海域比别处的海水,蓝得更加深沉浓郁。

    宋锦宁从飞机窗口看出去,对这里的景象赞不绝口,说:“顾祥文真的把这里的蓝洞海域装上了电子栅栏?”

    霍绍恒拉开窗口的挡板探头看了一眼,“嗯”了一声。

    不过那些让他们几乎葬身海底的蓝紫色电光已经消失了。

    他记得上一次就是在这里,顾念之弄坏了电子栅栏的太阳能电池。

    过了这么久,电子栅栏剩余的补充电源应该也用光了。

    现在的蓝洞海域,就是一个蓝洞而已,再也没有了那些骇人的蓝紫色电光环绕。

    “啧啧,真是太厉害了。”宋锦宁很是惋惜自己没有亲眼看见蓝洞海域闪着蓝紫色电光的震撼景象,“所谓天才,就是能想人所未想,做人所未做啊……”

    ……

    飞机在巴巴多斯国家首都机场降落,特别行动司在加勒比海这一带的外勤前来迎接霍绍恒他们下飞机。

    霍绍恒他们来这里的时候,是以私人度假的名义,并没有宣布自己的官方身份。

    而巴巴多斯这种弹丸小国,就是个不设防的国家,总督和政府高层官员这时候都去度假去了,人民全靠自觉维护国家运作。

    而特别行动司的专机,跟别的部门的专机不一样,没有那些闪瞎人眼的国家标志。

    他们的专机,当然是越普通越好,绝对不引人瞩目。

    其实全世界来巴巴多斯度假的富人也不少,因此机场的空管人员都没把霍绍恒的专机当回事,权当是私人飞机。

    从飞机上下来,霍绍恒问那位早就等在这里的外勤人员:“我们要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都准备好了。”那人忙说,“五套潜水服,一艘中型打捞船,还有海底无人机。”

    他只是按照霍绍恒的话准备了东西,并没有问他到底要做什么。

    霍绍恒这一次除了带阴世雄和赵良泽,还带了几个特别擅长潜水的特别行动司成员。

    大家下了飞机,先去外勤人员给他们准备的独栋别墅里略做休整。

    ……

    傍晚时分,他们一行人乘坐那艘外表看上去像游轮的中型打捞船来到蓝洞海域附近。

    这里静悄悄的,没有别的游客,只有他们这一行人。

    夕阳的余光依然在海面荡漾,半江瑟瑟半江红。

    灰背的海鸥在低空展翅滑翔,洁白的海鸟翘着尾巴在礁石上走来走去。

    蓝洞海域美好的像一个墨蓝色的梦,安静地呈现在他们面前。

    走近了看,这个蓝洞海域处处都是礁石,打捞船根本不能进去,只能停在外围。

    好在机械手臂可以在海底自由伸缩,不怕这些礁石。

    等天完全黑透之后,霍绍恒把顾嫣然拎到甲板上,说:“这里你熟悉吧?”

    顾嫣然睁开眼睛,先是茫然了一阵子。

    她自从在公海刑室里晕过去之后,后来又被注射镇静剂,一直处于人事不省的状态。

    但是再一睁开眼睛,她发现自己已经身处海上。

    眼前海域茫茫,黑夜沉沉,只能从头顶零星的星光看出来这里是哪里。

    她心里猛地一沉,抬头看着夜空,心想,今天可能是她最后一次看见这片海域的星空了。

    虽然自从被揭穿身份关了起来,她就有了心理准备,知道自己难逃一死,但真正死到临头,心里还是挺害怕的。

    霍绍恒背着手,眸光镇定地看着前方的蓝洞海域,平静地说:“你最好祈祷你说的是真话,不然的话……”

    顾嫣然眼里顿时露出恐惧的神情,她畏畏缩缩的瞥着霍绍恒,再也没有之前不可一世的得意劲儿。

    她怎么也没想到,霍绍恒不仅胆大妄为,而且心狠手辣,居然为了那个假货,真的对她用刑?!

    她的手上和脚上还戴着镣铐,脖子上也戴着电子项圈。

    只要她有一丝异动,光电子项圈就能让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事到如今,她心里唯一的安慰,就是那个假货的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

    顾嫣然眨了眨眼,凭着前面海岛上那一点薪火一样的灯光,她确定了这个地点。

    也或者说,从她把她心底的秘密说出来开始,她就知道自己会被带到这里取出“证据”。

    顾嫣然苦笑:“……你知道我为什么任由那个假货鸠占鹊巢,霸占顾家财产,让自己一无所有,甚至差一点坐牢,也不敢说出来吗?”

    霍绍恒面沉如水,“有话就说,我没工夫跟你绕圈子。”

    “……因为我知道,如果我不说,我丢掉的只是顾家财产。但是如果我说了,我丢掉的就是我的命。连命都没有了,我还要钱做什么?你说是吧?霍少?”

    顾嫣然一副破罐子破摔的神情看着霍绍恒,“如果那个假货不装作是顾祥文的女儿,你连看都不会看她一眼,是不是?”

    霍绍恒抿了抿唇,“她是顾祥文的女儿,dna已经验证了。”

    “不可能!”顾嫣然再一次斩钉截铁,“我不知道她是怎样骗你的,但是她肯定骗你了!不信的话,你去蓝洞海域的海底就知道了!”

    霍绍恒看了她一眼,“蓝洞海域的海底?你知道这个海洞有多深?”

    “不知道。”顾嫣然回答得很坦然,“但你要知道真相,只有下去。”

    “带下去。”霍绍恒头也不回地招了招手。

    几个人上来,给顾嫣然蒙了眼睛,封了嘴,立即又拖了下去。

    霍绍恒一个人在甲板上站了一会儿,他想起了顾念之上一次在这个海域里,是怎样冒着生命危险一次次救他和小泽。

    而他那个时候,在心里最重要的,还是他的职责,他的部队,他的战友。

    那个时候,他不是不爱她,但远远没有她爱他,那么多。

    这个认知像针一样扎在霍绍恒心里。

    他抿了抿唇,转身换上潜水服,带上那几个潜水好手一头扎进蓝洞海域。

    霍绍恒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的蓝洞海域水面以下。

    四周海水静谧,头顶泛着微微的涟漪。

    天公作美,今天的加勒比海夜晚,没有月亮,只有几点星光,点缀在深蓝的天幕上。

    他们几个人背着水肺缓缓沉了下去。

    这里比他上一次来,显得还要荒凉。

    本来蓝洞海域里生物生长就比较困难,而且这里的蓝洞海域还经过高强电压的电子栅栏的洗礼,因此比别的地方更多了一种死气沉沉的凝滞感。

    别说没有海底常见的各种动物,就连一株海草都没有,只有一块块灰黑色的礁石林立。

    好像时间在这里停滞了,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

    霍绍恒带着自己人踩着海水,继续往下潜,直到达到他们的最大下潜距离,再也无法下潜了。

    可是从这里看过去,蓝洞海域的海底依然深不见底,那里黑乎乎的,就像黑洞一样,能够吞噬一切,包括光线。

    根本看不见下面有什么东西。

    再抬头看了看头顶。

    这个距离,已经比他们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还要深了。

    上一次,他和小泽在这里忙着求生,而且这里的头顶和周围都是电子栅栏,他们看不见别的地方。

    霍绍恒和自己人分头游了一段距离,确信根本看不见任何东西。

    “上去。”他打着手势,带着他们浮出海面。

    “霍少,下面有什么东西?”阴世雄将他们拉了起来,好奇地问道。

    霍绍恒没有回答,跟着他一起下去的一个人吐了一口海水,说:“什么都没有。霍少,你确定这里有你要找的东西?”

    霍绍恒将水肺解下来,说:“可能太深了,先放海底无人机下去。”

    赵良泽这一次可以自己操纵海底无人机。

    他们将姜黄色的海底无人机放入海水之中,启动之后,看着它往海底钻去。

    海底无人机的下潜距离是五千米。

    它带着摄像头,往蓝洞海域的海底潜了下去。

    霍绍恒站在赵良泽身后看着海底无人机的监控视频。

    海底无人机的形状跟鱼雷差不多,在水里的速度非常快。

    下潜距离的数字在监控视频上不断攀升。

    一千米、两千米、三千米、四千米,终于,在下潜到四千五百米的时候,有一个闪着荧光的东西闯入他们的视野。

    监控视频上,出现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看起来像一个巨大的子弹状流线型物体,那物体的顶部上好像有东西闪着荧光。

    这幅景象太熟悉了。

    霍绍恒的心激烈地跳了起来。

    阴世雄和宋锦宁也好奇地走了过来,站在霍绍恒两边,一起看着监控视频。

    陈列见他们都过来了,也踮着脚往里面看。

    赵良泽紧张地把监控视频的清晰度逐渐调高,他们终于能够看清那子弹状流线型物体上的荧光了。

    那是一行闪着荧光的体字。

    “cereus ii”。

    霍绍恒的心几乎漏跳了一拍。

    “先暂停。”霍绍恒从赵良泽手里接过键盘,摁了暂停键。

    “cereus ii!真的有cereus ii!”阴世雄几乎叫了起来,“这也是一艘潜艇吗?!怎么这么小啊?!”

    这个东西如果也是潜艇,那比cereus i要小一半左右,非常的小巧玲珑,外形更像香蕉船冰淇淋。

    霍绍恒想到了“cereus i”里的情形,刚刚雀跃的心又猛地跌落,如同掉进了深不可测的马里亚纳海沟。

    赵良泽也大叫:“用机械手臂!还有我的蜂鸟小机器人一起下去!”

    赵良泽的蜂鸟小机器人,其实是一个智能针孔摄像头。

    上一次,他们就是用机械手臂带着这个智能针孔摄像头一起下去,进到潜艇里面,探测了里面的情形。

    霍绍恒握着鼠标的手轻轻颤抖,但他的声音依然镇定自若。

    “放机械手臂,和小泽的蜂鸟小机器人。”

    ……

    甲板上,负责负责操作机械手臂缆绳的工作人员,把赵良泽的蜂鸟小机器人吊在一根特制的细绳吊在长索下端,小心翼翼地放入机械手臂中间的管道之中。

    这个蜂鸟小机器人跟直径两毫米左右的淡水珍珠差不多大,几乎看不出来是摄像头。

    到了目的地,它可以重新组装,会有三只直径一毫米左右的微型滚轮在底部托着它四处转悠拍摄。

    背部还有一双薄如蝉翼的翅膀可以伸出来,可以带着它飞行拍摄。

    和上一次一样,机械手臂沉入深海,终于触到那艘小型潜艇的顶部。

    然后,机械手臂五指张开,手指顶端的钢刺扎入潜艇的外壳。

    很快,从里面采集的空气通过特定管道源源不断地输入上来。

    陈列和宋锦宁充当了测量专家,紧张地测量空气成分。

    依然和上一次一样,陈列惊讶地说:“也是氮气!”

    霍绍恒眼前一阵阵发黑。

    他用手紧紧握着赵良泽座椅的后背,极力淡定地说:“继续,让你的蜂鸟赶快传画面上来。”

    他们测量潜艇里面空气的时候,赵良泽的蜂鸟小机器人已经从机械手臂的手指钢刺扎进的小孔中,进入到潜艇里面,开始一路拍摄。

    这个潜艇比顾祥文那艘小太多,也简单太多。

    就好像真的是一个玩具。

    虽然是一个有真正潜艇功能的玩具。

    潜艇中间最大的一个舱室,布置得像一个游戏室。

    靠墙的地方放着一张粉红色的公主床,床上躺着一个穿着裙子的小女孩。

    虽然还没看见那个小女孩的样貌,但是看见那条裙子,霍绍恒的眼角忍不住抽搐了两下。

    这条裙子,跟七年前顾念之身上穿的那条裙子几乎一模一样!

    随着蜂鸟小机器人飞到那小女孩上方,摄像头传回来一张清晰的画面。

    那个小女孩白白胖胖,闭着眼睛躺在那里,就跟七年前的顾念之,一模一样。

    ※※※※※※※※※※※※※※※※※

    这是今天的大章四千五百字:第1452章《被时光掩埋的秘密(10)》。

    提醒一下亲们的月票和推荐票哦~

    么么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