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我教你吹箫啊?

    刺眼的光芒透过树荫形成了光影斑驳,这些星星点点的斑驳将陆年包裹。

    徐徐凉风,让他不由得悠悠转醒。

    当视线打开的时候,是一群路人异样的眼光。

    “这小伙子干嘛呢?没地方睡,这不能睡道路上啊!多影响社会环境?”

    “是不是失恋了?现在很多新闻里都写,小青年因为失恋借酒浇愁,横卧马路,然后就被车子给压死了!”

    “嚯...这多可怜啊,没办法,现在这个社会啊,女人就是这么的无情,没钱看都不看你一眼。”

    “好歹也找个椅子躺一躺嘛,就在这道路上,脏不脏?我刚刚差点一脚踩到他脸上去。”

    “小伙子,失恋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振作不起来,老头我是过来人,你千万不要想不开啊。”

    “就是啊,跟女人只是传宗接代,跟男人才是真爱!”

    陆年有些恍惚,脑袋有些阵痛,好像经历了长时间的旅行一般。

    不过...这是哪?

    我刚刚不是在全球决赛现场吗?

    什么意思?

    这群人又是什么意思?

    “这里是哪?”陆年抓着后脑的头发,艰难的爬起身。

    “小伙,你这是得喝多少酒啊?喝断片了吧?”老头俯身过来,热心的帮陆年拍了拍身后的灰尘。

    见陆年站起来很正常,路人也慢慢的散去。

    “谢谢您了啊。”陆年对于老头的举止,感到一丝慰藉。

    “没事,反正人老了闲着也没事干,现在的年轻人压力都很大,我们这些老一辈的都知道,不过咬咬牙也就过去了,你也没必要因为失恋就想不开,想不开的都是懦夫,我见你长的这么俊秀,怕是不少女孩倾心吧?”老头笑着。

    陆年笑着摇摇头:“您误会了,我没有失恋,长这么大,还没谈过恋爱呢。”

    顿时,老头惊慌失措的道:“小伙子啊!你千万不能想不开啊!”

    “哈?”陆年愣了。

    “你...你怎么能喜欢男人呢?这事不行啊!这不可以啊!你想想你的父母,把你养这么大,你要是喜欢男人,他们得寒心啊?”老头语重心长的劝道。

    “哈?不不不,我怎么会喜欢男人呢?”

    “哦,想得开就好,不过小伙子长的这么俊秀,怎么就没谈过恋爱呢?谈恋爱讲的不是结果,而是过程,晓得不?”

    “不是这样的,其实我是一个艺人,艺人有着明确不予恋爱的规矩,所以才一直单着。”陆年解释道。

    老头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很快疑狐:“你是明星啊?”

    陆年想了想,就不太好意思的说道:“差不多吧,刚准备出道,一切都很顺利。”

    “这样啊,那你怎么睡在这里呢?还好夏天天气热,这要是大冬天,不得冻死啊?”

    “不瞒您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睡在这里,您知道这是哪吗?我看着怪陌生的。”陆年瞅着四周的环境,隐约的看到了一座高塔,北京有这样的高塔么?

    “这里是首都盐京人民公园啊,小伙子,你去哪?”

    “您说什么?首都盐京?”

    “对啊,首都啊。”

    “首都不是北京么?”陆年错愕问道。

    “北京?没听说啊。”

    听着老者的话,陆年脑子一阵嗡响,有种世界末日的观念疯狂颠覆。

    “这里不是华国吗?”

    “是啊,是华国啊。”

    “鸟巢您知道么?”

    “鸟巢?知道啊!”

    陆年瞬间放心了:“您知道就好,那现在鸟巢在哪个方向。”

    老者指了指天空。

    顺着指尖,陆年抬头。

    “树上鸟巢多了去了。”

    “......”

    “问这个干嘛?”

    “没...没事了,那个...我先走了,您保重。”

    陆年背身离开,有些提心吊胆!

    这是啥情况?啊?这是啥情况?这里是什么地方啊?我尼玛是不是得了神经病啊?

    要不要上医院看看护士小姐姐啊?

    老者看着陆年远去,不由得担忧喝道:“小青年,你没事吧?”

    “没事,您回去吧。”陆年回头补了一句,就错然的向着公园大门走去。

    为了证实一些事情。

    在路边,陆年疯狂的抓取救命稻草。

    “妹子,你等下哈,问你一下,你知道长城么?就是那个又长又大又壮观的围墙,秦始皇嬴政搞的建筑方案。”

    “没听说过呀,倒是听说过短城,秦始皇输政为了抵御匈奴砌的。”

    “输...输政?!我靠!”

    “怎么了?”

    “没...没事了,那个小哥哥你等一下哈,问你一个问题,你知道故宫么?”

    “故宫是什么东西?我只听说过新宫。”

    “兵马俑总知道吧?”

    “这个知道,兵马俑,喜剧演员嘛,我挺喜欢他的。”

    “我尼玛...”

    “咋了?”

    “没事...”

    “这是什么怪异节目录制吗?摄像头在哪?”

    “不是,打扰了。”

    陆年举步艰难的离去,心中就差窒息了!

    内心几欲抓狂!

    乱了!乱了!完全的乱了!

    现在必须得做一件事情!这件事情非常的重要!

    陆年坐到路边的石凳上,慢慢的掏出最至关重要的东西!

    那就是香烟!

    纤细的手夹起三根烟,歪头点燃,随后就是一口猛吸!

    呼--!

    一口烟雾喷出,整个人都安逸了下来...

    人生应该经得起大起大落,但...但这他玛的是世界末日啊!

    这完全就不是自己熟知的地方!

    自己一头雾水的来到一个另世界!

    就这样坐在石凳上,陆年整整抽了一包烟!

    抽完之后,陆年就更慌了!

    一个警务人员站在自己的面前,表情严肃:“随意丢弃烟头,罚款一百元。”

    “我擦...”

    “你擦什么擦?赶紧的,不知道这是文明城市?一点文明意识都没有,所以说,你们这代人啊,真是岌岌可危,赶紧的,现金或者是cdr支付都可以,不然就跟我走一趟。”警务人员不好气的说道。

    “cdr?啥玩意?”

    “装傻么?你小子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你手上不就是么?赶紧的,没空跟你墨迹。”警务人员伸出手。

    陆年看去,发现他的右手腕上,有着金属仪器,轻轻触碰后,就探出了一道光幕,这光幕反应出了收款维码。

    科技完全高的一批!

    再瞧瞧自己,手上也有!

    可自己完全不知道怎么使用,而且这玩意是什么时候戴上的?

    路人幸灾乐祸的眼神,只能让陆年照葫芦画瓢,轻轻的摸上仪器后,一道光幕就弹了出来。

    惊喜之余,光幕里还弹出了三个消息,这三个消息都来自于朋友【小罪】。

    “装傻是吧?不想罚款,早干什么去了?赶紧点开群信,还装傻?要我教你么?行,就是这个蓝色的图标,没错,你点开它,然后去个人主页,第二行有扫一扫,对,现在扫我的微码。”

    陆年照做,给警务人员支付了罚款。

    支付成功之后,警务人员冷哼一声就走开了,地面上的烟头,被一个路过的白色小机器全部收拾了个干净。

    现在那种荒诞的思维完全被惊喜所取代。

    这是一桩不可思议的奇迹!

    虽然脑子还是有点懵,但是这一切就是现实!

    自己来到了一个其他世界!

    陆年也不知道该是担忧还是兴奋,担忧的是怎么回去,兴奋的是能够看到不一样的世界,这一切都让人惊喜,特别是眼下的这个清理城市垃圾的小机器人,就很是奇妙。

    外壳是采用的铝合金,但是内部的话,还真就没办法说,外表看上去像一只八爪鱼。

    就在陆年不停的拨弄着小机器人的同时,消息框再度弹了出来。

    【消息人:小罪】:陆年,你人呢?对不起,是我们的错,我们不应该笑话你的,你就原谅我们吧,赶紧回来,今天的授课你也没来,教授给你记过了,下午还有课的,别生气了,回来吧,回来我们请你吃大餐!

    这个名叫小罪的...认识自己?

    看着消息,陆年就有些惊疑不定,自己现在是存在于别的世界,在别的世界里,怎么可能有人认识自己?而且这个小罪,自己也压根没有印象。

    他的消息被陆年短暂的搁置在一边,转而看向了cdr之中的“个人中心。”

    “个人中心”也当于自己那个世界的个人档案,只不过现在查询起来更加的方便。

    在里面,陆年明确看到了自己的相片,震惊之余,被一个红色的感叹号吸引,是来自“盐京音乐学院”的通告。

    《盐京音乐学院》:被通告学生陆年,三季度的成绩均为e级,若是本季度测验中任何科目达不到c级,勒令退学。【阅读次数:2】

    这份通告是“自己”的。

    到这里陆年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一般!

    这个世界是存在一个陆年的!而自己变成了这个世界的陆年!

    虽然不可思议,但是眼前的这些证据,很真实!

    不难看出,原本的陆年是这所音乐大学的学生,只不过成绩很惨淡,已经快要被学院主动退学的地步,一个学生被学院所嫌弃,就可以看出来...是真的垃圾。

    不知道该怎么说,就总觉得怪怪的。

    不过再没回去那个世界之前,自己的梦想是一层不变的,终有一天,自己要站在百万人演唱会的正中央!

    在cdr中找到了导航功能,陆年就向着学院走去。

    从公园到学院的距离不算太远,十五分钟后,陆年步行到了学院大门口。

    不得不说,科技感很重,院门全部采用的铝合金,不少学生都通过手中的cdr扫描后,才能通过院门进入学院。

    手中的cdr也确实便利,任何该有的功能都齐全,也非常的轻便,戴着就好像带了一个手表,可无视。

    学着学生们的样子,陆年也成功的进入学院。

    简直一步一世界,内部都是一些非常复古的建筑,特别的典雅,时不时四周还传出各种乐器清扬的声音,学习的环境特别的好,这才是一个音乐学院该有的样子。

    陆年是完全被环境所吸引,边走边看,就像走马观花一样,很快就进入了一个叫做“病凉亭”的花园。

    人工湖泊自然不用多说,水是特别的清澈,五彩六色的金鱼在其中欢快的游动,在如镜的水上,有着一个被花围着的凉亭,美妙绝伦。

    “真他玛的漂亮!”陆年忍不住的感叹。

    心血来潮之际,陆年就想上凉亭里看一看,只不过脚步被箫声所阻止。

    幽幽的箫声像是一个女孩在森中嬉戏一般,麋鹿被女孩吸引环绕,蝴蝶因为女孩也聚拢,鱼儿也从湖底涌上,非常的可爱。

    对于一个音乐很敏感的人来说,好听的音乐会在脑海中形成画面,这阵阵箫声,给陆年带来的这幅画面。

    只不过,箫声陡然一震!声音变得突然尴尬起来。

    给陆年的画面也陡然一转,森林中陡然跑出几千只丧尸,把小女孩给直接撕碎分食!

    “我尼玛...这前奏的编曲不是挺好的吗?后面是什么鬼东西?”陆年加快了脚步,因为实在太辣耳朵!

    病凉亭中,一个女子依靠在亭中,揣摩着音律,乌发如漆,像瀑布般悬挂,雪腻的脸蛋,微微颤抖的长睫毛像是蒲公英般的轻盈,紧蹙的柳眉代表着她正有着疑惑,但是她并不放弃,依旧在挣扎回到初始。

    十指纤纤,肤如凝脂,雪白中透着绯红,一身白衣一尘不染,像仙子般的清新脱俗。

    直到陆年来到她的面前,她似乎还不知道,一心投入。

    这么漂亮的女孩,陆年还是第一次见,肌肤这么白,是化妆的吧?腿这么长这么有曲线,假的吧?卧槽...这腰好细呀!没吃饭么?她是瞎子么?看不到我?

    不过!有一点能够保证!这一定是真的!胸口的海平面,是真的不能在真!

    这怕不是男人吧?胸都快要没了。

    陆年在女孩的面前晃动打量,并近距离的对着她竖了竖中指。

    可就算她美的像个仙女,陆年也要说!

    “姑娘,请你停止吹箫!”

    箫声戛然而止。

    女孩睁开了清灵的眸子。

    那双眸子里似乎有雾!特别的漂亮!

    “你是?”女孩开口,声音如森中的深泉般幽幽。

    “这个问题你问的好啊!”陆年立刻撩了撩额前的刘海,双眸凝向远方,时而惆怅,时而伤感,最终徐徐说道:“在下社会人陆年,人送外号,吹箫小王子!姑娘,与你有缘,我教你吹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