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对A...

    “吹箫不难,舔吹绕含...呃不对!是用心!主要是用心,方才我听姑娘的箫声,深感无奈呀!”陆年说着,就叹一口气,像一个世外高人一样,背负着双手早已看向远边。

    “嗯…我是知道的。”女孩平静的说道,同时看着手中的长萧,落空苦笑:“难听么?”

    “难不难听我不知道,你只是差了旋律。”陆年也不好意思开口说难听的一批,毕竟这会打击仙女的上进心,对于乐器的热爱,或许不是一样的,但至少出发点一样。

    “旋律...”

    “其实演奏乐器很简单的,有了旋律,还要有演技,身临旋律中的演技是很重要的,把萧给我。”陆年笑着,伸出手。

    女孩迟疑了,她美眸掠过一丝惊疑,但看着胸有成竹的陆年,还是将手中的长萧交给了陆年。

    陆年接过,掂量了一下:“重量还行,材质也不错,音色的话,刚刚听得出来,还说的过去,这萧还凑合。”

    “凑合?”女孩的脸上不由得的愠怒,声音却很平静。

    “嗯,还凑合,对了,没问你名字呢,叫啥?”

    “你不认识我?”

    “人生地不熟,哪能认识你?”

    “慕容访烟。”

    “名字不错,跟人一样。”陆年用最专业的姿势握好萧。

    见到这一幕,慕容访烟的神情这才有了一些耐心。

    “其实呢...没有歌词的曲,也有厉害的地方,在下吹箫不是很厉害,但如果世界上有个排行,勉为其难的第一吧,这首曲子,就叫做《病凉亭慕见》,怎么样?好听的名字吧?”陆年挑眉笑道。

    慕容访烟欲言又止,逐渐的没有耐心,这话听出来应该算得上他现场编曲,这根本就不是人可以做得到的,就算音律再高的人,也不能现场编出完整版的箫声。

    这个人有点太自大了。

    陆年又笑:“我知道你会觉得我很狂妄,狂妄需要实力,而我...正好有。”

    慕容访烟很稀松平常的看着,安静的不像话。

    陆年瞬间就有点头皮发麻,按照这个套路,她应该尖叫才对,毕竟那个世界,自己的迷妹还是有的,女粉丝是真的存在的,但是她...为什么能这么的从容不迫?莫非是自己的装逼姿势有问题?

    不过装出去的逼宛如泼出去的水,该来的还是得来。

    萧分两种,分别为“六”与“七”这两个数字代表着萧上的音孔,而制作萧的手段也参差不齐,有玉、木、竹等等,而陆年手上的这个长萧属于七音孔,是由青竹制作,对于萧音最好的诠释还得是玉。

    竹做的,凑合。

    唇口校准音口,陆年对着慕容访烟淡淡一笑,渐入佳境,修长的手指突然快速的按压,像是海燕掠过海面般的迅捷。

    “呜嘟嗡噜嗯呜--!”

    婉转而又长鸣的箫声像是一阵风。

    单单是开头,就让慕容访烟有些惊讶,一吐六音!

    这个男人看起来与自己年纪相仿,没想到竟然能够这么厉害!而且这箫声在这么快的节奏下,怎么突然委婉落寞?不应该是很欢快的吗?

    这...是怎么做到的?

    陆年微眯着双眼,看到了慕容访烟惊讶,转而一笑,走向凉亭边,看着湖面上的荷花,闭上了眼眸,醉心的吹奏。

    一记记嘹亮且狭长的从萧口荡出,似乎每一记的箫声要在湖面上荡起涟漪似的。

    醉人动听的旋律更向着病凉亭的四周蔓延,所到之处,好似花开鸟飞,此番声音竟然天上的黄雀止翅于此,它们站立在亭顶,摇摇欲坠,有种酒仙般的欲仙欲死。

    惊人的箫声,让慕容访烟再也没有办法平静,她看着背对着自己的陆年,心生剧烈知遇,想上前打断,箫声却陡然一转,面向了海洋与宇宙一般的浩荡!

    更令慕容访烟吃惊的是湖面一片彩色!

    那些彩色是无数的金鱼!

    整个凉亭周边的金鱼全被箫声吸引聚拢而来!它们像是饥渴了一般,不断的匍匐上涌,似乎想引得陆年的注意,更甚有几只竟然飞跃了起来!

    这人是谁?他难道还没有注意到四周的变化吗?

    慕容访烟看着沉浸在旋律中的陆年,萌生强烈憧憬感觉,却又因为箫声搁置,这种美音,不应该被打扰,事后再询问也不迟。

    就这样,她静侧在一旁,目光含情脉脉的看着,醉心音律,不自觉的有些昏昏欲睡...

    时过半刻,箫声消散,湖中的金鱼还有些意犹未尽!不断的拍打湖面,激起水花。

    而陆年则是放下了手,慢慢的抚摸了一下自己的秀发,忧伤般的说道:“姑娘,这首《病凉亭幕见》就赠送你了,此番出去不复返,莫要想我,已到离别之际,千万千万不要挽留我,毕竟我是那株快要殒落的水仙花,虽然有人时常说我太过于冷漠,但是我还是毅然决然!我要走了,千万不要挽留我!”

    铿锵有力的说完,陆年见没有回声,猛地就回头:“当然加个群信什么的也是可以的,我们以后可以乘着月色促膝长...睡着了?!”

    陆年猛地一愣,看着依趴在石桌上熟睡的慕容访烟,不由自主的勾起了微笑。

    美女就是好啊,一个睡容倾倒众生啊!

    等等!如此良辰好时机,要不要占一手便宜?

    不!等啥等啊?占啊!这不占便宜岂不是弱智?

    自己早就好奇了,这腿怎么能这么雪白?必须摸一下,毕竟实践才是唯一求实真理的准则。

    当然这可不是出于什么色心,而是正义!自己有义务伸张正义!

    想到这里,陆年就靠了过去,慢慢的就向着慕容访烟裙下看去。

    “嘿嘿嘿...”陆年难以抑制的兴奋笑,这刺激啊!太刺激了!

    现在的小女孩一点防狼意识都没有!自己必须得教教她,那么这个美的美女到底是穿什么颜色的呢?到底是什么款式的呢?还...还是什么都没穿呢?!好奇啊好奇!这一切都是出于好奇啊!

    就在陆年快要瞟到的时候,突然慕容访烟的美腿突然就动了一下!

    霎时,陆年吓的魂都要出来了!这姑娘睡觉也太不老实了吧?吓死个人了!诶哟卧槽!我的小心肝啊!

    转念一想,这不对啊!

    自己又没做亏心事怕什么怕啊?

    再来一次!

    陆年坏笑的继续偷窥,耳边却传出了幽幽的声音。

    “你在做什么?”

    “...哎呀!我一块钱掉了!快帮我找找!”

    “什么东西?”

    “硬币!”陆年抬起头,用着纯洁的目光看着她:“我太不小心了,没注意丢了一块钱,不过也罢,我可是土豪,这一块两块的我是不会在意的,除非三块,否则我是不可能继续寻找的,就是这么的任性,好了,告辞!”

    说完,陆年转身就跑!

    这要是被抓到,自己的星途就毁了!一个艺人可要在意自己的名声啊!

    话又说回来,自己可真特么的机智!

    “等...等...”慕容访烟还未说完,陆年的身影就消失在了路径上。

    独留在凉亭的慕容访烟有些怅然若失。

    “陆年?学院排行百强里有他么?怎么走的这么急?我很可怕么?还有事没有问,下次隆重拜访一下吧,这么厉害的人就在身边,却一直都没有留意...”

    慕容访烟微微低头,看着胸前如履平地,也不由得的轻叹:“对a...”

    一向平静淡然的她,此刻也有些低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