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欺负我是个文化人!

    跑出凉亭后的陆年还有些心有余悸,得亏那个美女反应慢!不然自己肯定要被安排一下。

    不过心中突然有些怅然若失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得了,不管了,得先找个机会混入原本陆年的世界。

    打开cdr,陆年找到了小罪,就让他来到“屈乐楼”这边找自己,小罪连连答应。

    对于小罪的态度,差不多有点赎罪的味道,他应该是打击了原本的陆年,有些歉意。

    眼前的“屈乐楼”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差不多是自己进入这个学院里,遇到过最大的建筑,里面传扬着许多古典音律,在陆年听来,是有很多瑕疵的,弹奏乐器的人有很大的问题,曲方面也有很大的问题,与自己之前那个世界相比,这个世界的乐坛弱爆了!

    倒不是针对谁,这么高级的学院还会有弹错弦的学生,就是垃圾!

    “陆年,你还没被退学呢啊?”

    “别打击人家了,天生五音不全也不能全怪他吧?”

    “喂,跟你说话呢?你是聋了?”

    就在陆年欣赏着高楼的同时,三男两女走了出来,脸上洋溢着戏谑的笑,说话也不太客气。

    “你们是?”陆年皱眉。

    “唷?草泥马的!死废物,狗东西还跟我装失忆了?”其中一染着黄毛的男子迅急走来,来到陆年的身边,二话不说就扬起了巴掌,朝着陆年的脸拍去。

    陆年整个人还有点懵,这人是什么玩意?一言不合就动手了?找死呢?

    下意识,陆年就想躲,但是身体非常的僵硬!

    眼看巴掌带力过来,陆年的身形还是向后动了一下。

    嗡--!

    一滴血从陆年的脸颊滑下,阵麻的疼痛让他嘴角微微抽搐,脸上多了一道口子。

    “靠!老子的手指甲都花了!你妹的,你还躲是不是?”男子怒骂道。

    “诶诶诶,王胜,这傻哔还没走呢,小心他告诉政教处,等他被退学了,我们再打也不迟啊!”穿着白衬衫的男子向前,扼制住了王胜。

    王胜对着陆年碎了一口唾沫:“呸!狗东西!”

    唾沫星子溅在了陆年的运动鞋上。

    这种遭遇,对于原本的陆年或许是家常便饭,这种校园暴力,无论是在哪里都存在,只是陆年没有想到,竟然还有人敢惹到自己的头上,无论他们认不认识自己,动手了就别想走。

    陆年阴沉着脸,嘴角掠起冷意:“过来舔了。”

    “哈?”王胜一愣。

    周围的两男两女也像看着智障一样看着陆年。

    “一巴掌就打傻了?”

    “王胜你也太厉害了吧?”

    “瞅这怂样,还敢还手么?”

    “不跟你一般计较就赶紧走,少挨揍。”

    陆年伸手擦了一下脸颊上的血迹,冷眼看去:“不舔是吗?”

    “你他玛的得寸进尺是吧?老子今天管你退不退学,今天就是弄你!”王胜如饿虎一样的冲来。

    “试试。”陆年架好拳击姿势。

    “哟呵?你小子今天还真是够搞笑的,跆拳道是吧?我特么让你跆拳道!”王胜扬起拳头就砸去。

    咻--!

    就在拳头砸来的一瞬间,陆年蹲下了身,躲开了一击。

    王胜陡然心惊。

    “吃屎去。”陆年攥紧拳头,用尽所有的力气朝着王胜的腹部轰去!

    嘭--!

    猛烈的沉闷声,让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王胜捂着自己的肚皮,脸色铁青,大气都不敢喘一口,慢慢的就蜷缩在地面上。

    “地上脏,您这么宝贵的身躯,不碍事?”陆年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同时将脚伸了过去:“舔了。”

    “你...敢动手?”王胜处境艰难的看着陆年,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总有你们这样的弱智,我问你一下,你有见过绝对不咬人的野兽吗?”陆年伸手撩起额前短发,整个人的气势也浑然一转!

    大背头!凶狠眼神!不耐烦的嘴角!

    这尼玛是...黑社会么?!

    身前两男两女早已经惊呆了,一些路过的学生都纷纷的看过来。

    “再问你一遍,舔还是不舔?”陆年逼迫着说。

    “你是真的找死啊?”王胜羞愤不已。

    砰--!

    陆年一脚就朝着王胜的鼻梁不留余地的踢去。

    顿时猩红的血液从他的鼻孔中流出。

    王胜被一脚踢的大脑都在嗡嗡作响!剧烈的痛苦让他忍不住的惨叫:“啊!!!你他玛的!”

    周围人也被这一脚,弄得有些心惊胆颤。

    这也太狠了吧?这不怕把人给踢出毛病来啊?

    哐--!

    陆年再起一脚,将王胜的头死死的踩在地面上,王胜不断的挣扎,疯狂的抽打着陆年的腿。

    他越是打,陆年的力气就越大。

    最终,王胜认怂:“别踩了!求你别踩了!疼啊!疼啊!”

    这狼狈的样子,让所有人都看在眼里,王胜也管不着其他人异样的眼神,只得求饶。

    可陆年始终没有放开的意愿。

    这暴力,让人都看不下去。

    “喂...差不多行了吧?”

    “你别太过分了!”

    两个女孩纷纷上前,指责着陆年。

    陆年斜眸:“我有说过不打女人吗?先闭嘴,账慢慢算,再多说一个字,就是一拳,不信,可以试试。”

    瞬间,两个女孩面如死灰,看着陆年的脸,心中涌出强烈的恐惧。

    这凌人的气场,让王胜身边两个朋友都有些犹豫不决,谁能想到,今天的陆年根本就不一样了!以前让他跪在地面上,他都是说跪就跪,现在怎么这么强势?

    “你舔还是不舔?”陆年加重的力道再度逼迫,王胜的惨叫声越演越烈。

    可以见到,一滩血都从王胜的脑勺流了出来。

    这么一下,让路人都有些惊慌失措了。

    “喂,你这么打下去,死人了啊!”

    “住手,有你这么打人的吗?”

    “赶紧停手!小心我们报告给政教处了!”

    “你这人是不是神经病啊?人家怎么你了?你这么欺负人?”

    “你凭什么打人啊?这不是王胜吗?他妈的停手!”

    路人的议声越来越大。

    陆年深吸了一口气,大声喝道:“今天不怕死的,全给我过来!老子不弄死你们?谁再多说一句,搞死你!”

    路人都心颤了一下,议论声没了...

    陆年白了一眼众人,低头就朝着王胜看去:“你舔还是不舔?”

    王胜没有回答,像只死癞蛤蟆似的趴在地面上,昏了...

    这tm的就昏了?!

    这一瞬间。

    整个屈乐楼外,鸦雀无声...

    陆年阴沉着脸,默默的松开脚,理了理发型,恢复成柔顺的刘海,并在众人惊恐的眼光下,他猛地就给自己一拳!

    见状,有些男同学都倒咽了一口唾沫!

    这家伙,他玛的对自己下手也狠啊!

    血腥味传遍了陆年的口腔,一丝血迹从嘴角流下,同时对着与王胜一起来的两个同学招招手:“请你们过来一下。”

    两个人面面相觑,像只小鸡一样点头。

    刚走过去,他们就传出了惨叫声。

    陆年给了他们一人一猛拳!

    事后,陆年从一同学那里抢来一根烟,那男同学倒也是识趣,帮陆年点上。

    深吸一口后,陆年吐着烟雾,大声解释道:“此番打他们是罪有应得,有没有同学看见,是他们先动手的?就这个叫王胜,先动的手,所以我才正当防卫。”

    所有人:“......”

    正当防卫?你他玛的把人打的昏厥,还正当防卫?

    “我这个人很好说话的,虽然他唾沫吐在了我的鞋子上,我也没有让他舔了,毕竟我就是这么的公平公正。”

    哈?哈?哈?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你还很好说话?你刚刚打人的时候,还凶我们来着!

    就算人家唾沫吐你鞋子上,你也不应该让人家舔啊!让人家擦啊!

    再说了,人家之所以没有舔,都是你把人家打晕了好不好?

    这个人到底是什么路子?要不要脸啊?

    陆年再度吸一口烟:“这事呢,我完全是受害者,你们也看到了,他们三个人打我一个人,但是我从小就习武,比较厉害,艰难的突出重围,没想到这三个人可以这么的难缠,到现在我的嘴角都隐隐作痛!太可恶了!我要把他们报告给政教处!让政教处来处理!这事没完!”

    被揍的两个人一脸懵逼。

    什么玩意?我们两没动手啊!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你嘴角隐隐作痛,是你他玛自己打的啊!

    跟我们毛关系?有毛关系啊?

    你有毛病吧?

    呐?

    你绝对是哪里有毛病吧?

    等等,你还要告诉政教处?!

    说完,陆年点点头,问向刚刚替自己点烟的同学:“这位兄弟,你觉得我说的对不对?该不该告诉政教处?”

    替陆年点烟的同学连连点头!

    这不点头不行啊!这家伙扬着拳头,自己只要摇头,一拳肯定就下来了啊!

    “看来你也是非常公正的人,这所学院的风气还是挺高尚的。”陆年感叹道:“世间还是有正义的,就算我今天被打,也是会有人为我伸张正义!”

    “老年!”

    一个黑发长相可爱的男子从人群中拥挤了过来。

    不用说,这个人就是小罪。

    小罪看着四周,再看看陆年,发现陆年脸上的点点血渍,就饶起了袖子,义愤填膺的说道:“老年,你又被谁揍了?”

    陆年哇的一声,连忙走过去,像个怨妇似的道:“兄弟啊!你来的太晚了啊!我这被人给揍了啊!他们一言不合就想要我的命啊!你看我这帅脸,被他们打成什么样子了?赶紧跟我去一趟政教处,我要告发他们!太可恶!光天化日之下就对我拳打脚踢,这么多人,都可以为我作证的!”

    “别怕别怕,我在,没人敢打你的。”小罪宽慰道,同时愤怒的问道:“他们人呢?”

    陆年扑进小罪的怀里,一脸苦楚的指着躺在地面上的王胜与他身边的两人:“在那呢!在那呢!就是他们打的我!”

    “谁啊?眼瞎啊?敢打我李罪的朋友?”李罪抬头看去,就发现了两个鼻青脸肿的,还有一个躺在地面上流血的。

    “我拼死反抗才从他们的魔爪中逃了出来!太可恨了!”

    “兄...兄弟,你确定是他们打的你?”

    “那可不是嘛?你瞅我脸上这道小划痕,便是那个叫王胜的揍的!你帮我看看,有没有伤口感染什么的。”

    “不...不是...他们怎么这么惨...”

    “不知道,赶紧带我去政教处吧!我冤死了!赶紧走吧!”陆年拉着小罪就走,一来他不知道政教处在哪,二来自己一定要第一时间告发,否则后果很严重。

    小罪一时间也摸不着头脑,只能点头:“好好好,这就去,别虚。”

    “呜呜呜...欺负我是个文化人,太可恶了!”

    “好好好,别哭,我一定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小罪,你真好。”

    “我们是朋友,也是兄弟!”

    “嗯嗯,快走。”

    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