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先告状!

    政教处。

    陆年抽着鼻子,低鸣着,像个委屈的孩子说道:“副主任,你要为我做主啊!我因为长的太帅,遭受别人的嫉妒,他们就揍我!你看我,被他们揍的好惨啊!都流血了!流血了!这一张混娱乐圈的脸,完蛋了呀!我以后怎么混啊?奇耻大辱啊!”

    副主任抬起头,看着陆年,对于政教处来说,这个学生早已经是常客了,因为无论怎么努力,成绩都是垫底,让许多学生瞧不起,加上人长的标致,更让一些男同学咬牙切齿,几个教授也经常谈论起他,明明长着一个混影视的脸,非要做音乐干什么?一点天赋都没有,也可以说五音不全,虽然声音听着挺酥,但是要是唱起歌,整个大堂的人都头皮发麻!

    “陆年哇,自己去协商调解吧,就别来政教处了,说白了,再过几天,你就不是我们盐京的学生了,我也管不了你,自己还是去找好退路吧,这年头没个学历难混,走吧走吧。”副主任像赶小鸡似的赶着陆年,似乎他的事,就不是事。

    “副主任,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陆年怎么就不是盐京的学生了?”李罪听不下去了,走上前,为陆年申报不公。

    副主任看了一眼李罪:“小罪啊,你不说话,我怕还是忘了你,你说说你的成绩为什么退的那么快?全校排名前三十的人,现在你看看,退到五十六位了!你的父亲让我好好的管教你,有时间替别的学生说话,自己还不多多下下功夫?盐京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你父亲的音乐公司最近就在风口浪尖,全看着你,我还听说你最近沉迷游戏是吧?趁早跟陆年散了,你们不是一路人,他陆年自己没长嘴?要你过来说?”

    李罪攥紧了拳头,饶是有义气,但是字字诛心,无法反驳。

    “你家是开音乐公司的呀?可以啊兄弟,怎么了?出啥事了?”陆年转头问,一点都不看气氛。

    咚咚咚--!

    副主任敲了敲桌子:“别人家的事情用你管?陆年啊,不是我说你,趁早走,否则下次测验还得丢人,你说说你的乐器弹的是什么鬼东西?到现在吉它民谣都弹不好,还弹什么节奏快的流行音乐?没有天赋,就认,这事不是能靠你努力就能成的,不止一次提醒过你了,影校与声优很适合你,别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的好,以后没个工作,还指望着你父母养着你么?”

    陆年翻着眼:“副主任,我这都被人揍了,你不应该去找找罪魁祸首么?”

    不料,副主任反问一句:“找什么找?你打不过人家,这亏就吃下!也不看看你的成绩,全校一千三的大二学生,你排1299位!”

    陆年笑了:“这不是倒数第二么?”

    “你还笑?要不是最后一个学生去年出了车祸,现在正在修养,还让你倒数第二?”

    “那我这被人揍了,我去打回来,您肯定找我麻烦的,这么一想您这副主任...”陆年一脸蔑视的看着副主任。

    副主任气的脸色通红:“你要是有本事,就去打回来,我既往不咎!”

    “真的?”陆年忍住笑。

    “当然真的,你要是有那本事就行。”副主任不屑。

    “李罪,你听到没?副主任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的呀!”陆年哈哈大笑。

    李罪拉了拉陆年的衣角,低声道:“行了,别开玩笑了。”

    陆年打着哈哈:“没开玩笑呀!反正这话你都听到了,周围的老师也都听到了吧?”

    周围正在办理手续的老师们,忍俊不禁的看了一眼。

    “放心吧,我们副主任深明大义,不会跟小孩子开玩笑的。”

    “陆年,你的钢琴成绩出来了,还是e。”

    “哇,这小子要破盐京学院的记录了啊?两年,都是e?当初怎么混进来的?”

    “哈哈哈,谁知道呢?各科都很差,已经勒令退学了。”

    “也是奇葩了,专科就三门乐器,再怎么蠢的学生,也早就会了,他现在一首曲子都弹不出来,还待在学院里?干嘛啊?每年的学费那么贵,不是跟父母开玩笑么?”

    “听说,他爸得了血癌快要死了,母亲也早就离异了,学费都是亲戚朋友凑的,他爸也在医保里,不行了。”

    “这么可怜的吗?人家常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陆年,还真是耗他爸的命活着,在这样的家庭里,还不知道努力学习,斗殴?算了吧。”

    拿别人的父母开玩笑?这些人都算教师吗?一个学生非要用成绩来衡量吗?

    听着这么刺耳的声音,小罪快要忍不住了,一腔热血就涌了上来,喝道:“你们凭什么...”

    陆年制止住了小罪。

    副主任也头疼:“赶紧走吧,别打捞老师们的工作。”

    陆年冷眼回眸:“副主任您的话算数就好。”

    “走吧走吧,我还有事。”副主任完全不在意,低着头,继续批着文案。

    走出政教处。

    李罪看着陆年,安慰道:“老年,你们的努力我们都看在眼里,四个人里,就你最努力,虽然一直没有结果,但最后一定有的!别灰心。”

    “灰心?”陆年走在前端,刹住了脚步,回头笑:“你别跟我开玩笑啊,我可是还要开百万人演唱会的男人,你家开音乐公司的吧?也省的选秀了,图个方便,我主唱,算上你,再找两个,组个乐队,就叫【盐京f4】,牛不牛哔?”

    “哈?!老年,你什么时候喜欢开玩笑了?”

    “我像开玩笑的样子?”

    “噗!我就是想笑!还百万人,最大的场次也只能容纳三十万人,还有七十万坐在天上么?”

    “听我的音乐,谁允许他们坐着了?一百万人,那可都是站票!并且门票很贵,至少一百块吧!”

    “...牛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