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国级一段...

    陆年、小罪走后,政教处内又涌进一堆人。

    “副主任!不好了!王胜被人给打了!”

    听着声音,副主任猛地站起身:“什么情况?王胜怎么了?”

    “王胜被打的可惨了!整个人都昏了!现在送进医院了。”

    “被打了?什么人打的?王胜本周日可是要参加全国吉它大赛的啊!这个节骨眼怎么闹出了这样的事情?”副主任瞪着眼。

    “被一个叫陆年的学生打的,现在整个人都神智不清,被救护车拉去抢救了。”

    “陆年?哪个陆年?”

    “就是全校垫底的那个陆年。”

    “卧槽?”

    “卧槽?”学生一愣,焦急道:“副主任,您管管吧。”

    “确定是陆年打的?怎么可能呢?你们这些小犊子别跟我开玩笑。”副主任不可置信。

    “开玩笑?副主任,王胜都已经被送进医院了!您赶紧叫陆年过来吧。”

    “让...”副主任震怒无比,刚想训斥陆年,转念又想到了刚刚对待陆年时候的态度,同时自己的一番话,现在周围的老师还记忆犹新!

    “您怎么了?”学生看着副主任犹豫不决的样子,疑惑道。

    副主任沉稳的坐下身,猛地的拍头:“谁先动的手?”

    “不是,主任,无论谁先动的手,他陆年也不该把人打晕呀!地面上一滩血!太可怕了!”

    “谁先动的手?”

    “是王胜。”

    “行了,我了解了,双方都给出警告处罚,你们闹什么闹?赶紧出去。”副主任隐晦着脸。

    一瞬间就明白了!

    这陆年先告状!

    还有王胜怎么可能被陆年给打了?还打进医院了?他干什么吃的?

    “什么玩意?副主任!这事就警告一下?王胜可是您的学生,这周还要代表学院去参赛的!”

    “他先动手就是他的不好,赶紧都出去!否则你们有一个算一个,这次测验有科目是c级的,都记过。”

    “好吧,那我们走了。”

    一群人都不敢忤逆副主任,纷纷走出政教处。

    就在出门的一瞬间,不少学生都疑虑。

    “副主任不是很宠王胜的吗?这事,就这么算了?吃错什么药了?”

    “王胜吉它水平很高的,一直都是副主任的得意门生,这次谁知道呢?”

    “走了走了,就是看个热闹嘛。”

    政教处里,副主任鉄着脸。

    实在不敢相信。

    这个陆年给自己放他玛的烟雾弹!

    怪不得今天那么怪,让自己云里雾里的,没想到突然聪明了,知道自己就站在王胜的一边,就早早过来放烟雾,不过这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过几天他就得退学了,省的烦心,档案里在给他记一个大过,看他上社会怎么找工作,敢打王胜?反了他了?

    “小晴啊,那个吉它赛,换人,人选你们自己定下。”

    “好的主任。”

    ...

    ...

    沥青楼--男生宿舍0402。

    小罪带着陆年走进宿舍中,迎面就走来了两个男子,他们不苟言笑,对着陆年低着头。

    “老年,对不起了,我们的错,你别生气了。”

    “是啊,我们也就是开个玩笑,没想惹你生气的。”

    小罪跟着道歉:“老年,真的很对不起!在你比赛输的时候,我们不该笑话你的。”

    陆年看着两个陌生的男子,打量着,一个留着长长的发,很是文雅,不说话的时候,像个美人,另一个很粗犷,看起来很有男子力,相貌都很出众,都是难得的有气质的帅哥。

    “没事的,我压根没放在心上。”陆年说着,走进屋子。

    环顾着四周,有许多歌星的海报,同时乐器都很齐全,地面上还散落着许多曲谱,音响都还热着,空调嗡嗡作响,环境很有特色,音乐生就是音乐生,就是不一样,比起自己那个世界的宿舍,这个宿舍跟大旅馆套房似的!还有认不出牌子的高级冰箱这种家用品,别提!还有厨房!

    看着陆年像个陌生人似的走进宿舍。

    小罪三人都傻了!

    “老年这是怎么了?还有他手上哪来的萧?那萧不是他的吧?”

    “老年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我刚刚看他脸上有伤!是不是谁又欺负他了?玛德!告诉我,我这就帮他揍回来!”

    小罪笑了笑:“没事的,刚刚他还能跟我开玩笑的。”

    “是吗?我怎么看着他,像个脑震荡患者?真的没事?”

    “我们的玩笑是不是开大了?我看他现在像个弱智!他还温柔的摸冰箱!真的没病吗?”

    小罪看着陆年也有些提心吊胆,观测着同时,老脸一红:“可能...喂!老年!放下我的曲谱!还没编好!”

    陆年看着手中的曲谱,用手指敲着床角的木制,奏出非常尬的旋律,咂舌道:“小罪,你这曲不行啊,好难听,你这歌词也太中二了吧?我都不好意思唱出来,有没有天赋啊?”

    小罪红着脸一把夺过,脸红的快要滴出血来:“你...你怎么..怎么乱拿人家的东西呢?都说没编好呢!许龙,老年批评我!”

    长发文雅的男子走上前,把小罪抱在怀里:“放心吧,正常人都会批评你的,卫泽,赶紧让老年闭嘴!小罪快不行了啊!”

    “我说...你们能不能不闹?我不是gay,这恶心的气氛是什么意思?老年回来了,我们应该开始网游《屠尽浩然》的征途!”卫泽说着,就拿过一款游戏头盔,认真道:“我好不容易爆出了一把史诗级的刀,进来耍耍呗?”

    陆年看到了卫泽手上的头盔,有些惊奇,但好像有件事不太妙...那个妹子的萧,怎么还在自己的手上啊?!怪不得刚刚打人的时候,左手感觉就很怪,原来一直拿着萧啊!

    这萧...要不要还回去?

    “老年这不刚回来么?吃完饭再玩也不迟啊。”小罪说着,就把曲谱塞进了床铺下。

    “对,请老年吃饭赔罪这事不能含糊,走了走了,吃饭去。”卫泽爽快的答应。

    “我觉得可以。”许龙点头。

    陆年放下了竹萧,也点头,肚子确实饿了,有人请客,听着还不赖。

    “那就走吧,吃什么都我请!有钱!不慌!走起!”卫泽笑。

    宿舍门打开,四人也向着食堂的位置走去。

    去往的路上。

    陆年忍不住的问道:“你们认识一个叫做慕容访烟的女孩么?”

    “女神?老年你没事吧?”卫泽靠过去。

    “怎么了?”陆年被盯的有些慌。

    “你应该比我们了解啊!你学萧,不就是冲着女神去的?事到如今装什么呢?”

    “就是啊,咱们女神的《芬年》在网络不是一直很火么?就是最近半年,没什么风声了,本来可火了,女神的萧可是国级九段的!”

    “老年,你真的没事吧?”小罪一而再再而三的问。

    “没事,就是有点恍惚,可能是昨天没睡好!没错!就是这样,对了,国级九段是什么?”陆年继续问。

    “哈?这你问我们?每种乐器都分为二十四段,国级十二段,世界级十二段,女神年纪轻轻就九段了,以后肯定是冲击世界级的,现在九段,国家每个月就补助八千块!八千块啊!是八千块的补助啊!对于女神那样的白富美,算不上什么,但是对于我们来说,太有诱惑了!只要上了九段,一辈子就能够被国家养活!所以九段也是我的目标。”卫泽攥紧拳头,望向远方:“我也想去顶峰看看。”

    “那我现在几段?”陆年眨眼。

    小罪:“......”

    卫泽:“......”

    许龙:“......”

    “你们咋了?说话啊。”

    “入门算国级二段。”

    “我呢?”

    “老年,你一段...这事你问我们?”

    “靠!入门二段,我现在连入门都不算啊?”陆年惊恐万状,可以看出来,这原本的陆年,就是一个音律白痴啊!

    “有句话,我们都不好意思说,其实只要学乐器,都是初始一段...所以努力吧!别灰心!”许龙拍了拍陆年的肩膀:“你一定会获得女神的侧目的!虽然这是永远不可能的。”

    “为什么?”

    “因为对女神表白的人很多啊,后来女神不耐烦的在全校面前说过,自己喜欢的人,一定是有世界级称号的音乐人。”

    “这话说出来,断了很多人的念头哇,我们都很伤心的,世界级...全世界有多少大学生处于学业的时候是不可能达到的,女神可望不可及啊!现在全世界被赋予世界称号的,只有五位,三个美国音乐奇才、还有一个是日本的,再有一个就是我们敌对学院的音乐鬼才,易龙崎。”

    陆年惊了:“那她岂不是有了五位丈夫?”

    “噗哈哈哈!老年你可真会开玩笑了!输给你了!你越来越会开玩笑了!其实谁都明白,女神是一个萧痴,那些天才都不是吹箫的,这些你都不知道?换句话来说,老年,只要你吹的萧,能够让女神入耳三分,你就有机会了,不过这是不可能的,谁能让女神倾听,那水平岂不是世界级?年纪轻轻就世界级?开什么玩笑呢?”

    “萧痴么?我倒是对萧不感冒,对于音乐的诠释,还是吉它最好,我所有的乐器里,只有萧演奏的最差。”陆年说道。

    “哎呦,说的你跟高手似的,吉它你三段都没过啊!”卫泽忍不住吐槽。

    “段位不能说明什么,对了,我这里有个曲子,回去的时候,我主唱,歌名《认真的雪》,很不错的。”陆年说。

    “唉哟,别别别,还认真的雪...别主唱!别开玩笑好吧?”

    “老年啊,你现在怎么尽拿自己的缺陷开玩笑了?这不像你啊!”

    “老年,开个玩笑就得了,别认真。”

    陆年挑眉:“一句话,就说你们来不来。”

    三人心头猛然咯噔一下。

    卫泽小声的问:“许龙,去问问小罪耳塞还在不在。”

    许龙小声的问:“小罪,卫泽问你耳塞还有没有,另外我也要一对。”

    小罪摊手:“那玩意没用啊!老年的歌声你们也不是没听过,杀猪一样的声音,耳塞能挡住吗?”

    陆年逐渐失去耐心,怎么就这么墨迹?

    “你们到底来不来?”

    “老年啊,回去咱们玩玩游戏,你剑神甲胄不是差了强化材料么?我给你!”

    “别说了,你给多少,我许龙给双倍!”

    “来还是不来?”

    “来来来!怕了你了。”

    “如果我这次逃不过,请联系我的父母,说我走的很挣扎。”

    “哇,太可怕了!一言不合就要唱歌说的,完了完了,没想到老年这么记仇,完了完了,我就说这事没完!”

    “用歌声报复,服了!”

    三人较真不过,只能答应。

    陆年笑了笑,很快就喜欢上了这三人,至少这个原本的陆年不算太苦哔,有这么好的朋友。

    进入食堂后,壮阔的美丽环境,又刷新了陆年的世界观。

    这哪里是食堂?是尼玛天堂啊!

    香气怡人...这真是食堂吗?

    食堂的正中央,围了很多人,他们啃着甜点,热闹非凡。

    “怎么了这是?”陆年惊奇。

    “还能有谁呢?傲娇萝莉柳佳佳呗,估计又开始唱新曲了,每次都会来食堂,让所有人听,就想知道别人的听后感,但是呢,她可傲娇了,虽然我们都懂,但是她还是一副施舍给我们的样子,别人想给她意见的时候,她会直接开骂。”

    “骂人?这么可爱的么?”陆年笑道:“骂什么呢?”

    “就说那个人是垃圾啰嗦大变态,自己全校排名十三位,需要他们教么?到现在,我还是不太明白,这到底是要听取意见,还是给别人提意见,总之很傲娇,无理取闹。”

    “去看看吧。”陆年抬步向前走。

    三人只好跟上。

    还没靠近,就听到了奶声奶气的骂声。

    “垃圾啰嗦大变态!我才不会弹错呢!是你听错了!别说话!大变态!”

    抬眉看去,就发现一个男的站在一边,一脸懵逼:“我啥都没说呀!”

    “闭嘴!垃圾!啰嗦!变态!大变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