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老板心疼了没?

    小短腿、如丛林麋鹿一般灵澈的双眸,一身粉色的连衣裙。

    柳佳佳坐在凳子上,挎着与她身高都相差无几的吉它,显得有些滑稽。

    净身高估计不会超过一米五,手中红色吉它宽度40,长度80,差不多占据了她整个上半身。

    绝对不趁手,乐器对于演唱者来说,就等于古代武将选择武器一样重要,不趁手就会肢体负担过大,弹奏一些时间较长的乐曲,会脱力。

    娇小一点的吉它,会很适合。

    当然,这也看个人的喜欢。

    “走吧。”陆年摸了摸肚皮,转身走开,觉得没什么意思。

    “走?去哪?”

    “吃饭去啊。”

    小罪三人跟见了鬼似的看着陆年。

    “老年,你老实点跟我们说,真的没事吧?”

    陆年眯眼:“我能有什么事?怎么了?吃饭这事很奇怪?你们不用吃饭?”

    李罪摇摇头:“不是这事啊,柳佳佳每次艺演的时候,你都重头看到尾,悉心去学习的呀!而且你不是拜柳佳佳为师的吗?”

    卫泽与许龙都点头。

    “拜师?这小萝莉吉它估计也就算的过去,跟我比起来不值一提,我为什么要拜她为师?”陆年下意识的说道,完全忘记了自己处境。

    刚说完。

    李罪面无表情:“完了完了,老年坏掉了。”

    卫泽倒烟一口唾沫,提议道:“老年,咱们先去一趟医院吧?”

    “就是啊!”许龙捶胸顿足:“我早就想这么说了!现在的老年,装逼一套一套的!太可怕了!”

    陆年顿时就有些无奈。

    而身处在人群中争辩的柳佳佳看到了陆年,嘿咻一声就蹦下板凳,笨拙的向着陆年打招呼:“徒儿!!!”

    一声徒儿,气氛有些凝固。

    所有人都转过头。

    “陆年这家伙还没走啊?不是听三班的人说,这家伙被勒令退学了吗?”

    “快了吧,测验不是还有三天就开始了吗?三天后,这家伙就该收拾收拾回家了。”

    “也是服气,大部分的学生吉它都过四级了,就他还是两级,留着也不害臊。”

    “除了吉它,他专业里不是还有萧与钢琴吗?听说都是一级,教授看他可怜,才给他一级证书的。”

    “没有天赋上什么音乐学院?三班的平均分都被拉低了,一个人就影响了盐京的口碑,赶紧退学,恶心人。”

    “可不是吗?关键是这家伙还不放弃,简直折磨人。”

    冷嘲热讽并没有让陆年情绪失控,倒是很淡然,更有种漫不经心的感觉。

    柳佳佳却秀眉一皱,回头就奶声的大骂:“不许骂我徒儿!我徒儿虽然没有天赋,唱歌也难听,但是人家长的帅呀!你们有人家长的帅吗?一群丑哔还不反省反省,看着你们我的眼睛都被你们玷污了!一点都不养眼,看看我徒儿多精致?多养眼?”

    众人语塞了一下,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会不停的找陆年的麻烦,甚至不找不快。

    “行了,佳佳,别去维护他了,一个快要退学的人,大家都少说一点,说不定以后还能在大马路上遇到他。”

    一个近几乎完全戏弄的声音从楼上传来。

    抬起头,一男子歪着头,侧仰在上方的二楼窗口,手中还捧着果汁,旁边还有别的声音。

    “吕良哥,你这话什么意思?大马路上遇到他?”

    吕良嘴角一咧:“说不定下次我开跑车的时候,遇到人家陆年正在扫大马路呢?现在得罪他,到时候他拿扫帚追着我跑车尾气打我,我怎么办?我好害怕的!”

    “噗哈哈哈。”清冽的女声,忍不住的发声。

    “不对呀!”吕良满是讥讽的看着陆年:“现在清洁机器人都已经发布了,陆年你要失业了啊!为此,我还为您担忧啊,以后你会不会吃土啊?想到那个场面,就有些同情你,我这里还有吃剩的牛排...不行这样也太侮辱你了,上来吧,我请你吃饭,也算一点好处,省的你以后记仇,找我麻烦。”

    这拐着弯骂人的声音,比起直接辱骂你全家来的更加高级,埋没人到极点。

    卫泽二话不说就抄起了板凳:“什么意思?下来说。”

    吕良又笑:“打我啊?你敢吗?”

    “我他妈!”卫泽忍不住了,抄起板凳就准备找捷径上去。

    陆年拦住吕良,抬起头。

    “老年,你干嘛啊?”

    “有人请吃饭,干嘛呢你这是?楼上的,我饭量大,请我吃饭不后悔?”陆年微微一笑。

    吕良多看了陆年一眼:“管够!”

    “这么多人,你要是反悔怎么办?”

    吕良很是大气,猛地一摔自己的鼓囊钱包:“上来,我让你吃到吐!”

    “有意思,走了,上去吃饭。”陆年拉着卫泽就要往上走。

    卫泽不走,蹙眉:“老年,你几个意思?他这么侮辱你,你委曲求全?”

    陆年向着卫泽低语几句。

    卫泽这才放下了板凳,忍不住笑:“你什么时候这么缺德了?”

    陆年罢手:“有人请客吃饭,多痛快啊?”

    李罪与许龙满头雾水。

    “你们啥意思啊?”

    “老年,跟我们说说。”

    卫泽难以抑制的将陆年的想法告诉他们。

    听完后,他们纷纷动容,有点蠢蠢欲试。

    “徒儿,你们啥子意思呢?”柳佳佳也没搞清楚。

    对于突然转变为四川口音的小萝莉,陆年震惊之余,也躬身轻诉过去。

    听着陆年说完,柳佳佳双眸惊恐,倒吸一口凉气:“徒儿...你为何如此的歹毒?”

    “无毒不丈夫嘛,走了,吃饭去了,肚子正好饿了。”说着,陆年蔑视了吕良一眼,似乎再说,这逞一时之快,得有心理准备啊,小青年。

    得到陆年的蔑视,吕良更加的恼火,其实心中也明白,肯定不怀好意,花自己的钱请这群人吃饭?想想都不赚!必须让他们羞愧难当,放弃自己的口误!

    吕良冷哼道:“不怕这么多人笑话你,你就上来!”

    不料,陆年哈哈大笑:“不怕不怕,你别急,就来就来,对了,小罪,取餐口那玩意是什么东西?看着挺贵的啊。”

    吕良惊了!

    这家伙今天怎么这么不要脸?

    “那是秘制的葡萄汁,挺贵的不错,一千块钱一杯,自己取的。”李罪回道。

    “太便宜了!好不容易有老板请客吃饭,有没有什么几十万一瓶的酒啥的?”

    李罪呆愣在原地,早听说要坑吕良,可没想到要这么坑啊!一千块一杯的都嫌便宜?你到底是有多丧心病狂啊?

    楼上吕良一听,险些就差点从楼上滑下来!

    这狗东西?嗯?几十万的酒?

    “没有啊老年,食堂怎么可能买酒呢?”

    吕良再度恢复傲然的神色:“请你们这些穷鬼喝你们一辈子都喝不起的东西,好好感激我吧。”

    “那就...葡萄汁吧。”

    “要几杯?”

    陆年不假思索道:“先拿一桶吧。”

    “一桶?!”李罪瞪圆了眼。

    咚--!

    楼上,吕良直接栽了一个跟头!

    很快,就又传出了吕良艰难的声音:“地怎么这么滑?没事,一桶而已,只要你们能喝!”

    陆年笑着摇摇头,典型的死要面子活受罪,既然想玩,就陪你玩,只不过这才是刚开始。

    随后陆年五人上了楼。

    进了吕良的包间,还多了两女一男,两个女孩画了妆,看着挺妖艳,另外一个男生,双臂上全是纹身。

    陆年推开房门:“不好意思啊,我们人比较多,你们往里面挤挤。”

    吕良看着陆年真的敢来,就很诧异,每次自己口头挑衅一下,这家伙就羞的要死,这次怎么这么不要脸了?还真就来了?

    陆年一屁股就坐在了吕良的身边,跟个主人似的说:“那个餐单呢?菜单递给我一下好吧?”

    “呵,一事无成的社会垃圾。”吕良冷哼一声,就将身旁的菜单扔了过去。

    陆年一把接过:“谢谢老板。”

    吕良牙关紧咬,就差扑上去把陆年给咬死!

    这一句谢谢,怎么感觉讽刺味十足呢?

    翻开菜谱,陆年这货也顾不得周围的眼光,大腿一翘,就读道:“上校大牛排!这名字不错,不过...太便宜了吧?老板请客,这五百块钱的牛排根本就难以入眼,我觉得这款而两千三的牛排最合适了,毕竟是菜单里最贵的,老板,我要是点了,你不会心疼吧?”

    吕良闷声,简单明了道:“有种就点!”

    这话听得出来,陆年如果今天宰他一顿,他就要找人打自己了。

    越是这样,陆年也就越倔强:“那就先来三份吧。”

    “三份你吃得完么?”吕良瞪眼。

    “一份吃的快,两份秀恩爱,不行啊?”陆年嘴角咧咧。

    吕良顿时气的内伤都快出来了!

    秀恩爱?

    拿牛排,你秀你大爷的恩爱啊?

    “兄弟们,今天老板亲请客,你们吃点什么?”陆年问李罪几人。

    李罪几人都很保守,没有陆年那番的不要逼脸,随便就叫了一点高级炒饭啥的。

    吕良一听,这悬着的心才放下。

    但是他遇到的是陆年,陆年听闻后就在菜单上默默的勾了牛排,多加了二十份!

    “你做什么?”吕良有点崩溃。

    陆年理直气壮道:“我兄弟那是拉不下面子,其实我知道他们想吃牛排,炒饭什么的,哪有牛排厚实?老板,你该不会是反悔了吧?你要是反悔我们也就不吃了,大不了,我们出去就说你故意装逼,故意土豪,故意豪迈,其实本人很抠很恶心。”

    吕良一瞬间就想砍死这个傻哔了啊!

    你他妈就是故意坑我的!

    还玩这么多花里胡哨的?

    还用激将法?

    你认为我会上这个激将法吗?

    吕良沉声道:“随便你点!”

    陆年狡黠一笑:“还有没有点别的?菜单在这里,不要客气,大家都是一家人嘛,吃什么就说。”

    柳佳佳迟疑了半天,这才对陆年小声的说:“徒儿,给师傅点十份呼根达斯冰淇淋。”

    呼根...达斯?

    陆年眯眼,这不应该是哈根达斯冰淇淋么?

    “贵不贵?”陆年询问重点。

    “贵!”柳佳佳点头。

    陆年大手一挥,直接勾了三十份:“那就好!”

    柳佳佳顿时双眼冒星,就差亲陆年一下:“徒儿,你真好!”

    “甭客气,应该的,反正不是花我钱,我不心疼的。”陆年轻松的笑,一点罪恶感都没有。

    听着陆年的话,吕良是真的杀人心都有了!

    特别是这话竟然直接脱口而出!你放在心里,还好,说出来,是真的让人好气啊!

    这狗东西!

    陆年察觉到了吕良宛如吃屎的表情,歪头笑:“老板你要是心疼,就直接说出来,大不了,我们不吃了,我们这一群穷鬼让你见笑话了,还是...算了吧,老板请不起了,大家走吧!”

    这话说出来,让吕良一点退路都没有!明显的欲擒故纵!

    哇!这该死的狗东西,真的玩了你祖宗十八代了!

    李罪忍住笑,真坏!

    卫泽瘪的脸色通红,这太坏了!

    许龙一向文雅,但是这气解的,也太好笑了!必须忍住!

    只有柳佳佳很慌张,这说好的冰淇淋,不吃怎么就走了呢?但是一向傲娇,她表现出了无所谓的神情,实则内心很慌。

    陆年起身要走。

    吕良一脸阴沉的将他留下,可以看出他十分的挣扎。

    艰难的声音从他的口齿中吐了出来。

    “请!得!起!”

    陆年得到回答,这才重新坐下:“老板大气!对了,老板空调开一下,人多!”

    吕良根本不想理会他,但是真的没有没有办法!

    陆年也将菜单交给了服务员,并且对着服务员再三提醒,让吕良付账,生怕吕良跑了一样,毕竟防人之心不可无。

    一桶葡萄汁也在食堂工作人员的搬运下,慢慢的搬上去,四个厨师壮汉都累个半死。

    “四位师傅,累了吧?要不要坐下来点几份牛排?”陆年热情的招呼。

    四位厨师看着陆年,都不由自主的眨眨眼,一脸懵逼。

    这会,吕良终于忍不住了!

    “你够了!我只说请你们,请别人是几个意思?”

    “老板,你凶什么凶嘛?心疼了啊?”

    “不!我没有!这...这是原则问题!”

    “我看你就是心疼了吧?”

    “我没有!”

    “那你请不请?不请那就代表你心疼了,诶...一个老板,别让其他人瞧不起呀!”

    “我...我...我请!”

    “牛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