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不一样了!

    四位师傅却拒绝了,他们还有活,放下葡萄汁后,就悻悻的走了。

    临走时,还能听到议论声。

    “现在的学生可真有意思啊。”

    “这一桶可接近三十万!真有钱啊。”

    “那还不都是父母钱?”

    “走了走了,做事做事。”

    ......

    包间里。

    陆年大块朵硕的吃着牛排喝着葡萄汁,跟三百年没吃过饭似的。

    看着陆年吃的这么痛快,吕良有些接受不了,这吃的都是自己的钱!都tm是自己的钱!

    “三天后,就是小测验了,你居然还能吃的这么没心没肺,说实在的,我挺佩服你的,这是已经收拾好行礼了吗?”吕良冷不丁的说道。

    李罪三人停止用餐,该来的还是会来。

    “哦,一直听你们说测验测验的,测验什么?”陆年啃着牛排,含糊不清的说道。

    “哟?”吕良勾起玩味笑意:“装傻啦?一年六次全校乐器演唱测验评级,每个学生主修三种乐器,大二之后必须每样过国级三段,否则学院勒令退学,这事你都能抛脑后啊?要我说,废物就是废物,你这样的废物我可真是第一次见,下梁不正上梁也歪!听说你爸得血癌住院,你就是这么报答你爸的啊?孝子嘛!看得出来,你爸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活该得血癌等死!”

    嘭--!

    李罪推开高脚杯:“吕良你够了!别人的父亲,用得着你指手画脚的?你算什么东西?”

    “怎么了?打架啊?老子早就看你们不爽了!李罪活该你家快要破产!跟这么个扫把星在一起,霉运当头!孙峰!”吕良大喝道。

    那双臂满是纹身的男人站了起来,拿起餐盘,开始蠢蠢欲动。

    卫泽也警惕了起来,默默的将叉子拿起藏在身后。

    剩余的两个女孩纷纷朝内挤了挤。

    柳佳佳舔着冰淇淋,利用身体娇小的优势,躲在了一隅的缝隙中,还偷偷多拿了几杯冰淇淋。

    “有话慢慢说,动什么手?都坐下吃饭,干嘛呢这是?老板请客,有点脾气正常!”陆年依旧坐着吃饭,视若无睹。

    “你的心还真大啊?”吕良看着冷静得出奇的陆年,内心越发的古怪,什么时候,这陆年跟特么变个人似的!

    “这退学也不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你说我退我就退了?测验不是没开始呢吗?”

    吕良瞬间嗤之以鼻,一摊手:“陆年,不是我们大家嘲笑你,你觉得你用得着测吗?这点我相信你比我们这些外人清楚啊!要不要你自己亲自问问你身边的保姆们,他们衷心觉得你行么?”

    李罪三人纷纷担忧的多看了陆年一眼,默默的低下头。

    学乐器是要有天赋的,更何况是音乐学院,这所学院是为了培养下一代偶像的存在,不说歌星这样的级别,出道的人也至少有歌手这样的头衔。

    “没有天赋,就是垃圾,不是我吕良喜欢打击人,你先看看你周边的人,李罪全校前六十,卫泽全校前一百,最差的许龙都在一百多位,更何况许龙主修键琴,否则名次也不会这么低,柳佳佳才18岁,跳级进了盐京,稳定在全校前二十,更别提我了,呵呵,废物,麻烦你抬头看看自己与我们的差距,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天壤之别,你这幅游刃有余的姿态,装给我看呢?”吕良贴近陆年,不紧不慢,就是挑衅!

    本以为陆年会无地自容。

    可是陆年哦了一声就继续吃饭!

    吕良简直目瞪口呆!

    这厮现在的心态简直比天大啊!

    妈朵!怎么感觉好气啊!

    “你怎么不说话了?废物。”

    陆年吞下最后一口牛排,爽爽的打了个饱嗝:“服务员来一下唷,对,剩下的都打包,当夜宵,这牛排不错啊,肉汁挺多,走了走了,最后还要谢谢老板的请客,葡萄汁叫人搬一搬,当然,运费肯定要算在吕良老板的头上的,都送到沥青楼0402宿舍,麻烦了。”

    入门的服务员点点头,开始记账。

    陆年斜眸就看到了吕良面前有一包认不出牌子的烟,鬼鬼祟祟的就摸了过来,顺道还把一个铝合金的打火机塞进了裤兜内,最后大大方方的拿出来,跟自己的所有物一样!

    歪头点燃一根烟,“吕良老板,来一根?”

    吕良:???

    “不抽算了。”陆年收回烟,叼着烟就走了。

    李罪三人满脸懵逼,紧跟其后。

    一直躲在缝隙中的柳佳佳也站了起来,嘴角全是奶油:“哼!我才不稀罕你们的冰淇淋呢!反正我是一点都没吃!”

    说着,顺了几杯冰淇淋,就夺门而出:“徒儿!等等师傅!”

    吕良:???

    服务员:“这位同学,本次用餐一共五十六万,使用cdr支付吗?”

    吕良这才猛地站起来,双眸突兀:“什么?!五十六万?!”

    “没错。”

    “没...没有搞错吧?”

    “这是账单。”

    “我...我...我曰啊!!!”

    ......

    下午,一时。

    沥青楼0402宿舍。

    陆年几人回到寝室后,空气都有些凝重。

    李罪三人看着陆年拿着纸币就吭哧吭哧的坐在角落,就觉得他有些寂寞。

    三人互看了一眼,点了点头,挂起笑容,慢慢走上前。

    “老年,你别听吕良那个狗嘴吐不出象牙的东西,满嘴喷粪!其实我们都知道你的家庭状况,一直以来碍于面子,现在真的想告诉你一句,放弃吧。”李罪说出这句话,拳头都捏的噼啪作响。

    这话对于老年的打击,三人都知道,但是真的要说出来,这是为了他好!

    卫泽走上前:“是啊,你先别生气,虽然不中听,但是小罪说的是真话。”

    陆年继续写写画画,头也没抬,“所以那个叫吕良说的也全是真话咯?”

    “不是。”卫泽见陆年有点不对劲,赶紧坐到他身边:“老年,你长的这么帅,去做演艺圈,那肯定是大火,上次你不是被别院的声优教授看中了么?你的声音是特别的好听,去做动漫配音也一定能火的!”

    许龙跟上:“就是啊,别在一颗树上吊死嘛!咱们年纪也不小了,看开点。”

    柳佳佳不说话,继续舔着冰淇淋。

    “行了行了,等会说,你们去把乐器准备一下,那个主唱是我,架子鼓、钢琴、吉它,你们三人自己分配一下,先试下默契度。”陆年快速的写画,同时心中敲打出节奏。

    “你写啥呢?该不会是遗书吧?别!你千万要想开啊!”卫泽贴近一看,发现是无数音符,“写...写歌啊?!”

    李罪与许龙一听,就觉得不得了了!

    老年,再他玛的写歌啊!

    一个吉它现在都弹不熟的人,写歌啊!

    “有什么问题么?赶紧去准备,给我三分钟,马上就写好了。”

    “三分钟,你能写好一首歌?你怕不是见鬼了吧?”卫泽惊愕。

    “赶紧去准备好不好?老哥?”陆年停笔,无奈的说道。

    “行...行吧。”

    李罪三人纷纷叹一口气,没得办法,只能照做,这肯定是受刺激了。

    搬运、试乐的同时。

    “你说,老年到底是什么状态?病入膏肓了啊?”

    “嘘,你小点声,别给老年听到,我们就陪着演一出呗。”

    “擦...小罪可是音乐世家的孩子都写不好,老年...”

    “被打击了,还能怎么办?虽然我们心知肚明老年肯定写不好,但是无论多难听,我们都要坚持下去,否则老年肯定要发疯的!”

    “虽然老年一直没写过歌,咱们也不知道写不写的好,但是...三分钟写出一首歌?哪怕巨星也不可能啊!”

    “我觉得够呛,三分钟写的曲谱,能弹就谢天谢地了,也不知道得多难听。”

    “对了,耳塞...还有吗?”

    ......

    插试好乐器后,钢琴由许龙来,架子鼓卫泽,吉它李罪。

    陆年也将写好的三份曲谱一一分发出去。

    三人惊疑不定的接过。

    “还真写出来了啊!我的天呐!要命啊!这三分钟就写出的曲谱,能弹吗?”

    “服了服了,老年这股坚毅的劲头,还是厉害的要命。”

    “舍命陪君子吧,谁让都睡一起了呢?”

    柳佳佳坐在床边舔着冰淇淋,就有点害怕与慌张,小眼珠子一转,就想着先出去!

    这抓紧逃命啊!徒儿要唱歌了啊!

    逃命哇!

    “我曰尼玛啊!”

    卫泽忍不住大吼一声。

    “咋了你?”

    “有毛病啊?吓我一跳,听老年唱歌就已经够折磨了,你这还来一个折磨热身是不是?”

    卫泽手中的曲谱被抓的有点颤抖:“你们先看曲谱!”

    李罪与许龙疑狐一声,低头看去。

    很快,整个房间鸦雀无声,只有李罪三人认真的神情!

    他们看着曲谱,心中都在打着节奏,这越打就越惊骇!

    三人简直惊恐!甚至有些窒息!

    “你们...你们怎么了哇爪子?”柳佳佳小手已经摸上了门把手,随时就准备逃命!

    李罪整个人都在颤抖,不可置信的看着正在调吉它的陆年,近几乎窒息:“老年...这真是你写的?”

    “赶紧的,别墨迹,磨合一下,试试看。”陆年忙着吉它。

    卫泽兴奋的快要跳起:“老年!天才啊!你是写歌天才啊!三分钟就能写出这样的曲谱!厉害啊!”

    许龙连连赞许:“曲是好曲啊!歌词呢?”

    陆年跨好吉它:“在我心里,好了,都准备一下,先练习一下。”

    “不是...曲是他玛的好曲,但主唱...就不能换下了么?”

    “是...是啊...老年,我真的怕!小心周围同学投诉啊亲!”

    “换人主唱吧?”

    陆年拨动了一下音弦,激出正始之音。

    “放心,我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