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这只是开个玩笑!

    看着陆年以十分专业的姿势跨好吉它。

    李罪三人就膛目结舌!

    前一天,这家伙不还磨蹭半天,才能跨好么?怎么这么熟练了?

    还有这熟练的低音弹的这么利索?

    “老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快要崩溃了啊!”卫泽抓头,仰天长啸。

    “是啊,这低音弹的比小罪都利索啊!我是不是在做梦?”

    啪--!

    卫泽一巴掌就抽在了许龙脸上。

    许龙吃痛,怒了:“卫泽你干什么?”

    卫泽还是有些震惊:“这不是梦!”

    “可怕。”李罪也不由分说的惊叹。

    陆年调整了一下声带,幽幽的道:“认真的雪呢,我想了想不合气氛,这首歌就正好,抓紧。”

    三人目瞪口呆!

    女人的声音!

    这是女人的声音!

    “老年,你的声音...”

    陆年面无表情:“不就是换音了吗?这首歌用女音唱才合适,所以卡了一下嗓子,这种技术活很累的,抓紧。”

    不就是换音?!

    三人已经完全惊傻了!

    这得是多有底气才能说出这句话啊?

    不就是换音?然后你一个纯爷们,就变成了女王音?这tm也可以啊?

    半惊又半喜,迟迟下不了奏乐的手。

    因为这是陆年所写的歌!一个全校倒数的人写的!

    不可思议!

    这要让其他人知道,该是怎样的表情?

    陆年看了他们一眼,轻轻拨动音弦。

    “噔--!”

    悠扬的音声飘了出来,陆年也旋即开口,随着口音,吉它也开始伴随。

    “就这样爱你爱你爱你随时都要一起。”

    “我喜欢爱你外套味道还有你的怀里。”

    “每一秒初吻我每一秒都想要吻你。”

    甜甜的女王音随着歌词显得淋漓尽致。

    一下清唱**,就让李罪三人鸡皮疙瘩掉一地!

    柳佳佳舔着冰淇淋也不由得的发呆。

    几乎都是一个观念:这是他玛陆年唱的?

    陆年开了一下头,看着发呆的三人,笑了:“你们还愣着干什么?”

    李罪这才回神,跨好吉它,蓄势待发。

    许龙也站好位置,活络了一下手关节。

    卫泽握着鼓棒,等待着后奏的开始。

    陆年也站到了主唱位,校准麦克风。

    啪--!啪--!啪--!

    卫泽对敲着鼓棒,提示着开始,当最后一个音节落下。

    李罪赶紧跟上,按照曲谱,将旋律通过吉它奏了出来!

    简单、空寂的旋律环绕出来。

    陆年屏气凝神,露出了洁白的牙齿,深情并茂的开口。

    “我闭上眼睛贴着你心跳呼吸

    而此刻地球只剩我们而已

    你微笑的唇型总勾着我的心

    每一秒初吻我每一秒都想要吻你”

    简单的开口,让人震惊陆年唱技之余,更有种让人飘飘然的感觉。

    很是美好,让人很是舒服。

    柳佳佳津津有味的听着,都忘记了继续吃冰淇淋。

    下一刻!

    嘭--!

    卫泽猛地的敲奏,气氛骤然变化!

    许龙手也摸上了琴键,将节奏烘托的更高!

    都等待着第一次的**!

    陆年一笑,也拨动副音。

    “就这样爱你爱你爱你随时都要一起

    我喜欢爱你外套味道还有你的怀里

    把我们衣服钮扣互扣那就不用分离”

    ......

    “呜哇!”柳佳佳跳了起来,这音**,听的大脑都在颤抖哇!

    隔壁0401。

    “听到有妹子唱歌了吗?”

    “嘘,一直在听,学校宿舍隔音效果做的也太好了吧?都快要听不清了。”

    “哪个妹子唱的?曲子不错啊?歌词听着也很好。”

    “在哪唱的?特别是那句,就这样..爱你..爱你..爱你..随时都要一起。”

    “诶诶诶,你别唱好吧?”

    “真奇了怪了,我们这里可是男生宿舍,哪来的妹子唱歌?好听啊。”

    沥青楼道路口,不少学生因为歌声留下,对着沥青楼指指点点。

    “这里不是大二学长的宿舍吗?怎么会有女孩子的歌声?”

    “好听诶,谁唱的?”

    “不知道,不过真好听,是不是哪个百强学姐唱的?”

    “嚯,这歌不错啊,要火啊!”

    “这歌是原创吧?没听过,很好听诶。”

    “卧槽,歌怎么结束了?我还没明白呢!”

    “什么鬼?这就不唱了?我才刚听几句啊!还没过瘾呢!该死!”

    ......

    寝室里,陆年放了吉它,总而言之,都很不错,虽然有点小瑕疵,但很完善。

    “结束了?”柳佳佳回神。

    陆年恢复了嗓子,挑眉道:“怎么?你还想听啊?”

    柳佳佳小脸一红,扭过头:“哼!我才不想听呢!”

    “这首歌也就弹着试试看,曲名叫做《爱你》,有兴趣的话,我待会把歌词给你们,你们又怎么了?”陆年放下吉它,放眼看向李罪三人。

    “老年,你的吉它...一个错弦都没有...”李罪阴沉着脸,紧握着吉它,自己当中弹错了几段,但是陆年一次都没有!很完美!这是国级二段的水平?

    “老年,你该不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吧?至于吗?”卫泽也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许龙叹气:“我们处了这么多日子,你不必要隐藏自己的实力吧?你这吉它少说都有国级七段的水平,还有这唱功,直接出道都没有什么问题,至于?”

    自从演绎活动结束后,老年就性情大变,完全变了个人似的!

    这哪里是陆年?

    三人看着陆年,就像再看一个陌生人!

    陆年喝了一口矿泉水,“这年头没点本事可不行,别人怎么瞧我都没有关系,百万人的演唱会,差三个人,你们来不来?”

    “嚯?这小子...神气起来了啊?”卫泽鼻中嗤出一气,然后就猛地扑向陆年,直接把陆年扑倒在床上。

    陆年满脸错愕:“我靠,你干什么?”

    “不干什么。”

    “不干是干什么?等等,你脱什么裤子?”

    “小罪,老龙,上来弄他!”

    “我尼玛...你们有毛病啊?扯我裤子做什么?我草!你们怕不是有毛病吧?”

    陆年被压倒在床上,疯狂的剥削。

    柳佳佳捂着眼睛,透过手指缝隙,暗中观察。

    咚咚咚--!

    门开了。

    “同学,葡萄汁,还有牛排打包,都到了。”一个满头大汗的男人推门而进,看到陆年被推倒在床上的一幕后,默默的关上门:“打扰了,东西就放门口了,完事后,自己取下,现在的年轻人...唉...”

    “......”

    “等等!大叔,你误会了啊!这只是开个玩笑!”

    四人异口同声的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