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我可真厉害!

    玉箫的抵达,让所有人都向前一步。

    “老大,来了啊?怎么说啊?”

    “老大,你状态该不会真的下滑了吧?”

    “老大,熔岩要跟你单挑!”

    “我去,你别胡说啊,我就是开个玩笑而已!单挑个毛毛?屎都被砍出来,我才不呢!”

    “刚刚老大不在的时候,你不是挺眉飞色舞的么?”

    “你们可别带我节奏,我就是那么一说,再说了,我不是说了打不过的么?”

    陆年没有回答,而是沉默着,向着中央走去。

    每一步,战靴都会在地面上留下咯哒的脚步声。

    站立在中心的时候,也依旧没有多语。

    这让所有人都忍不住的皱了皱眉。

    这到底有没有状态下滑?你一句话解释一下啊!

    现在一句话都没有,不是让我们干着急么?

    向右忍不住了,踏着小碎步向前,可爱的小琼鼻抽了抽,“老大,你干嘛呢?心情不好啊?”

    陆年依旧纹丝不动。

    向左也向前,对着陆年的眼前招招手:“咦?老大坏掉了?”

    “行了,你们别搞了,严肃一点成不成?”

    威严的声音从前侧飘来。

    作为全服第一的战士空虚,在公会中有着绝对的权威,他说的话,也等于半个玉箫。

    向左与向右也只好退到一边,撅着嘴,有些隐怒。

    静谧半刻。

    陆年终于抬头,压制着声线,让声音变得更有沉感,不容沙砾,也是陆年的拿手好戏,变声!

    君王音,你害不害怕?

    “这次事件,你们怎么看?”

    声音如荒古遗尘,如山崩海啸,不屑凡尘!

    所有人皆然一愣,老大的声音怎么变了?

    变的好严肃啊!

    听起来真tm有范啊!

    “我们怎么看?”抽烟梗着脖,望向四周。

    “难道老大有什么特别的用意?”吹糖看向奉先。

    奉先哔了狗了,左顾右盼,最终看向食鬼:“什么用意?”

    食鬼懵逼了,你他玛的问我做什么?我要是知道,还不发言了?

    食鬼看向向左:“向左妹子,你觉得是什么用意。”

    向左慌了,面对自己的妹妹向右:“妹妹,你觉得呢?”

    向右也如惊弓之鸟:“啧舌,你怎么看?”

    啧舌一笑,转而就看向霸权:“霸权兄,此番用意,你可看出?”

    霸权一个粗人,满脸问号,问我?我特么就会砍人,别的不会啊!啥用意?什么东西?我在哪?我是谁?这里谁跟谁?

    这气氛怎么就那么别扭呢?

    “龙空,你说吧。”

    “我说?你特么甩锅给我干什么?西方,你怎么看?”

    “哇擦...你们这群人这都看不出来吗?我知道意思但是我不说,井然,你一定懂我意思,说出来。”

    “我的天呐,西方你也太会装逼了吧?能不能少一点套路?日天,靠你了!”

    “???”

    “我去,别问我!我不知道!”

    “我是一条咸鱼。”

    “我是一个跳骚。”

    “我好想做一个起司蛋糕。”

    ...

    ...

    最终,几十人你问我,我问你,全都不知道。

    问我们怎么看?我们咋知道呢?

    陆年也有点慌,议论声纷纷,但是就没有一个队友站出来!

    终于!有一个人站出来了!

    他就是空虚!

    空虚冷哼一声:“真是一群无可救药的家伙,这点用意都看不出来,活该你们永远不了解玉箫这样的强者。”

    陆年是很感激他站出来,他一口中二话语暂且不谈,夸我是强者,这一点我也欣然,至于...用意...我只是单纯的垃圾而已,你看出了啥?能不能告诉我?

    所有人也是愕然,用意?什么用意?

    “空虚你说说啊,虽然我平常挺讨厌你的,但是你有时候确实挺聪明,赶紧给我们解释一下。”吹糖说。

    陆年赶紧双手背负,装作高人,实则也在竖起耳朵听,到底是什么用意?我到底冥冥之中埋下了什么伏笔?

    空虚冷哼:“用意很简单,就是为了掩耳盗铃,玉箫再下很大的一盘棋。”

    很大的一盘棋?

    众人皱眉。

    陆年也想皱眉,但是必须面如静水,微微点头:“不错,我再下很大的一盘棋!”

    哗--!

    得到玉箫的肯定。

    所有人也对于空虚的判断深信不疑起来。

    “说啊!继续啊!”

    “是啊,什么棋啊?围棋?象棋?为什么要下棋啊?”

    “你傻啊?那是布局!”

    “快点继续说,别卖关子。”

    “没想到,还真有用意啊!”

    陆年内心也是如麻,啥布局?啥跟啥?

    不行!自己不能笑,得继续演下去!

    空虚笑了笑:“这次头条视频是真的,但确是玉箫故意而为之,目的就是为了让所有人产生他状态下滑的错觉,我们的目标至始至终只有一个,那就是冠军,而不是在于其他人的联合,这个头条就是掩耳盗铃!就是为了让多数人产生玉箫状态下滑的印象,试想一下,我们的主脑都下滑了,他们动起手来,还有思考的余地吗?他们一旦乱了,就自然而然有破绽。”

    这么一说后。

    嘶--!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都有些背脊发凉,细思恐极!

    没有想到,老大竟然会算到这么一步!

    太有心机了吧?

    空虚继续道:“每一次的争霸赛,所有人的首选目标都是玉箫,但是他们动手的前提,都是在战局波动的至高点,因为他们也怕,生怕成为炮灰,但是有这次头条就不同了,总有莽夫,直接杀来,那么就会乱,一旦有人先手进攻,所有人的目标都会集聚到我们的身上。”

    吹糖昂脑:“那我们不就完了吗?”

    空虚一笑:“大公会与小公会有什么交集吗?想过他们一旦误伤之后呢?我们是不是就可以坐山观虎斗了?我佩服玉箫,他是个人物,没想到能够为了胜利做到这么一步,了不起!”

    空虚说完,就带头鼓掌。

    很快,所有人也开始鼓掌!

    一瞬间,掌声雷动!

    陆年站在人群中心,傻傻的眨了眨眼。

    哦...原来我这么有心机啊!

    原来什么都没做的我还能成为一个枭雄啊!

    我可真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