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大锤,来根烟?

    “不来,不来,不来。”陆年连忙罢手。

    这老女人哪能是有心的?分明就是玩弄自己!

    “吉它大赛哦。”幸子文说出了条件。

    “那也不来,我身为优秀的少先队员,岂能会因为这些污浊的事情,迷失本心呢?不可能的。”陆年坚定道。

    “呦呦呦,看不出来嘛,你还有这态度?”幸子文绕着陆年走一圈,用手猛地就拍了一下他的屁股。

    卧槽!

    陆年惊了!

    来硬的了!

    来真的了!

    既然这么真实,自己何不...

    “不错,有肉,我就想看看你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真的敢答应,吉它大赛你是怎么想的?”幸子文笑吟吟的说。

    果然是使诈!

    就说嘛!哪有那么简单就能那样了?

    故意玩弄自己。

    简直究极蛇蛇怪!

    “吉它大赛?有什么好处么?”陆年问道。

    “没什么好处,就是入选之后,可以获得荣耀证书,让你毕业后更好找工作,名额有限,很多学生抢着报的,你要是想要,我可以帮你要一次机会。”幸子文说道。

    陆年是不知道幸子文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好,因为根本就没有理由。

    但是既然有心,自己也要好好的对待。

    “不用了,不过还是感谢老师的一番心。”陆年对荣耀无感,以后自己的路只有星途,不会另有其他路。

    “你这是糟蹋我的一番心啊,行吧,既然你不要,也不强求你,你这个小家伙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幸子文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陆年。

    陆年看着那笑意。

    就觉得,这一定有套路!肯定有套路!

    “好了,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老子还有事情要去大忙特忙,原创的事情告一段落,回去准备全校测试吧,那我帮不了你,全看你自己,不过你小子应该没问题,挺能装的,先走了。”幸子文踏着恨天高,就走了。

    大忙特忙?

    你怕是急着回去玩游戏吧?

    还有一句,我是你的人。

    这是几个意思?嗯?几个意思?

    陆年只觉得脑壳生疼,这个世界自己还是不了解,完全凭着那个世界的见识来应对,这个世界的结构、文化、素养、规则,一点都不懂,就好像一个古代人闯入了现实社会一样。

    也懒得回去了,不如去散散心。

    想到这里,陆年叼着烟,就向着校内假山区走去。

    背影消失在沥青楼后。

    又一道倩影这才姗姗来迟。

    她吸晴着所有的目光,乌丝随纱,轻盈非凡,端庄娴柔,高贵典雅。

    曼妙高挑的身材,有着无比的压迫力。

    “同学,你知道陆年同学吗?”

    声音软软的。

    单单是听着就心动,别提还被主动搭话了!

    可...找陆年?

    那男同学一脸懵逼:“找陆年?”

    “是。”

    “倒数第二的那个陆年?”

    “是。”

    她的答应。

    让路途停下脚步的男同学满脸问号。

    “陆年?他还没退学呢啊?”

    “找那个垃圾干什么?”

    “是不是陆年得罪女神了?我干!”

    “我看觉得是,那个陆年早就该退学了,都不知道留着干嘛。”

    “那陆年就是侮辱我们盐京学院的口碑!就该滚!”

    “马上他就滚了,这次全校测验,他肯定又是垫底,收拾包袱滚蛋,惹人厌!”

    ...

    ...

    慕容访烟得到答案,道了一句谢谢,便向着楼内走去,寻找陆年所在的宿舍。

    袅娜的身段,摄人心魄,看着背影,就是一片的如痴如醉。

    “长的是真漂亮。”

    “慕容家的大小姐嘛,就该有这样的气质。”

    “慕容家到底还是挺古板的。”

    “那叫传承吧,祖上的规矩,断不了。”

    “还真是精粹。”

    ...

    ...

    燕京学院景点--假山区。

    由于石头奇形怪状,空洞而又相连;路径设计得迂回曲折,壁洞既隐又现;山径盘旋,无中见有,有中又无,所以漫步登山,别有一番情趣。

    陆年站在高处,向着远方眺望。

    就发现了一片碧绿,垂柳的影子全都倒映在前方的人工湖泊,水面**而起,时不时还会有金鱼冒泡。

    心情也豁然开朗了许多。

    外加叼着烟,简直感觉无敌。

    假山区一般没有学生会来,所以,这里仅剩陆年。

    清风微微,陆年甚至产生了裸奔的念头。

    简直太可怕了!

    “嗷!”

    一动物的叫声,让陆年低头。

    发现了一只满身都是黑尘的脏狗,有点瘦,脚踝处甚至还有结痂的伤口,动作畏畏缩缩的,更有警惕,应该是陆年侵犯了它的领地。

    “汪。”陆年来了兴趣对着一叫。

    脏狗狗眼一眨:“嗷!”

    “是汪!不是嗷!”陆年教道。

    “嗷!”

    “是汪!”陆年看着脏狗,总感觉莫名的熟悉。

    “嗷~!”脏狗抬头一叫。

    陆年感觉有点意思,就跳下假山,来到脏狗的面前。

    很明显,脏狗特别害怕,后退了一步,眼神死死的盯着陆年,生怕他打自己。

    “你过来。”陆年和善的招招手。

    脏狗却突然卸下了所有警惕,冲向了陆年!并且伸出舌头不断的舔他的手指,还用最脸上最干净的毛发,去蹭他的手,表示自己的好感。

    一阵痒痒的感觉,让陆年一笑:“你小子这么懂事?”

    “哈哈哈...”脏狗吐着舌头,“嗷!”

    “唷?”陆年惊了:“你还能听懂我说话不成?”

    “嗷!”脏狗继续一叫。

    “我尼玛...神狗啊?”陆年带有些吃惊的笑意,拍了拍它的脑袋:“肚子饿了没?”

    脏狗呜咽一声,有些可怜有些委屈。

    “别说我没给你机会啊,跟着我,请你吃牛排,怎么样?”陆年站起身。

    “嗷!”

    陆年试探性抬步走了一步,这只脏狗也跟了一步!

    走两步停下,它亦是如此!

    虽然脏,但还是很可爱的。

    “你要是跟着我,就叫你...大锤了!这名字怎么样?霸气不?大锤!”

    “嗷!”脏狗兴奋的一叫唤。

    “那就走吧。”陆年带头向着宿舍方向走去。

    大锤也慢慢的跟上,环绕在陆年的脚边,却没有蹭上去,可能是因为自己脏,不想弄脏陆年干净的裤脚。

    突然陆年就冒出了一个想法!

    “大锤,来根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