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极其残忍!

    轰嗡嗡--!

    沉闷且让人心颤无比的声音不绝于耳。

    一颗陨石的坠落,惊天地泣鬼神!目标直指承阳笑一伙人!

    此刻在所有人的心中,陆年将不再平凡!

    吹箫吹出了一块陨石!

    谁敢信?

    向左向右的风头完全被他一抢而空!

    从新手军镇各地来到此地的玩家们,本就冲着瞻仰女神,可这又是箫声,又是陨石的,彻底打乱了一切!

    所有的目光第一次聚焦到陆年的身上。

    “这个竹萧,简直不得了啊!”

    “卧槽,陨石啊!这是陨石啊!设定是有陨石的吗?”

    “火萧的隐藏技就是陨石,可是官方说,要想召唤出火萧的隐藏技能,至少需要世界级二段啊!”

    “世界级二段?这个竹萧是哪个大师啊?看着挺年轻的啊,虽然看不到面孔。”

    “看着也不像老头啊!这个人是外籍人么?会不会是音乐天才小康纳啊?”

    “扯什么淡呢?怎么可能是小康纳?身高都暴露了好吧?”

    “这个竹萧吊的不行啊。”

    议论声如潮水连绵不绝。

    就算每个人的声音都很小,但是集合起来,就不小!

    北北抬起头,眺望着四周:“这里什么时候集结了这么多的玩家啊?”

    “应该是为了向左向右来的吧。”丹丹罗心判断道,同时看了陆年一眼:“但现在是为了竹萧兄弟。”

    丹顶鹤的眸中闪着惊喜:“竹萧大哥,原来这么厉害的吗?”

    妄为也是第一次想着去学习乐器,特别想去尝试一下萧,在他看来,这好像也不差,倒是一件很美的东西,或许音乐并没有那么不堪。

    隐约雷鸣,阴霾天空,但盼风雨来,能留君在此,隐约雷鸣,阴霾天空,即使天无雨,君亦留在此。--《言叶之庭》

    火焰字幕一直闪烁,在所有人的眼中都印下了星莹。

    美丽芳华。

    但是承阳笑可没空去欣赏,天空上的陨石越逼越紧!好在攻击毕竟迟缓,留足了时间让人闪躲,如此看来,就算攻击再骇然,打不中,依旧是垃圾,根本不足为惧。

    可当他想动的时候,却发现动不了!

    “什么情况?怎么动不了?哪来的禁锢buff?”承阳笑死命的抬步,可双脚完全不听使唤!

    “动不了!有禁锢!”

    “靠!净化都解不了!这是死禁锢!”

    “哪来的?谁给的禁锢?他们当中没有机械师,哪来的死禁锢?”

    “就算有,禁锢时间也不可能这么长啊?!”

    身后高玩们也都发现了自身的负面状态,焦灼无比。

    陆年笑了笑,把玩了一下手中的火萧:“傻哔们,你们也不想想,陨炎火萧可是神器,隐藏技能打不中人,还能算神器么?既然能召唤陨石,肯定要有目标,而目标不允许动弹,只能硬吃一击,所以...再见。”

    说完,陆年漠然的背过身。

    而在身后,一大片阴影将承阳笑一伙人覆盖,一块庞然大物猛然砸落!

    轰--!

    如核爆一般的力度,将整片大地化为乌有!

    威力让一片人都张大了嘴巴。

    一片大地都碎了!

    就像玻璃杯从高空落地一样,大地粉碎!留下巨大深坑。

    承阳笑一伙人在陨石的撞击中,如灰一样的消散,甚至连惨叫声都发不出!

    嘭--!

    陆续又是爆炸声,陨石分裂成无数火石向着四周弹射。

    那气旋余波,让陆年一身碎花袍翩翩作响。

    但是陆年依旧不动神色。

    因为...真男人从不回头看爆炸!

    在所有人的眼中,陆年从爆炸碎石中处变不惊的走出来,倒有点像帝皇!那种位高权重的稳重,还有那种睥睨天下的威严!

    吊的就不行!

    帅的一批!

    这一切当然是陆年的刻意装逼!

    玩个游戏不装逼,根本就毫无意义!

    而在满目疮痍的大地上,承阳笑一伙人的身影,被一系列的装备已经物品代替。

    “你们还等什么呢?战利品哇!”陆年看着痴呆的丹丹罗心四人,不禁莞尔。

    北北第一个就反应了过来,当即喜出望外的奔去,大吼一声:“竹萧牛哔!”

    陆年冷酷一笑,抬头四十五度忧伤看天:“低调...其实也怪我,太强了!实在太强了!诶...无敌是多么的寂寞。”

    俗话说的好:你永远意识不到危险就在身边。

    向左抹了抹眼下的晶莹,快步来到陆年的身边,高兴的扬起手就朝着陆年的背部拍去:“好家伙!真有你的!”

    咚--!

    来自一百二十级全服次二刺客压根没有控制的力道,猛然打在了陆年的后背。

    -99999(秒杀!)

    噗!

    一口热血从陆年的口中逼了出来,顺着面甲,滴在了地面上。

    陆年转过头,慢慢的托起面甲,露出满是鲜血的狰狞嘴角,不失礼节的一笑:“你妈卖批。”

    咚!

    陆年彻底失去机动性,扑倒在地面上...魂归新手军镇...

    向右:“......”

    丹丹罗心:“......”

    丹顶鹤:“......”

    妄为:“......”

    正在收拾战利品的北北:“???”

    向左苦笑了一下:“额...今天天气不错啊?妹妹,咱们走,去欣赏一下大好时光。”

    向右微笑:“姐姐...别太激动,他死了。”

    向左摇摇头:“这家伙装死的,别理他,怎么可能死嘛?尽开玩笑,走了走了。”

    所有人:“......”

    大姐...他都已经凉了...

    你这出手根本就没一点分寸啊...

    别自己骗自己啊!

    真会甩锅啊?

    向左完全不给所有人反应机会,打开传送门,拉着自己的妹妹,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

    新手军镇--圣湿地。

    陆年全身变成了透明色,双腿被烟雾取代,头顶一个白色三角旗帜,活生生的一幽灵!

    有些痛难以言喻,死在队友的手中,或许就是一个归宿吧?尼玛的...可是说极其残忍了。

    玩家如果在副本边缘或内部死去,都会变成幽灵,复活的手段,只有魂归本体。

    所以陆年幽幽的向着自己的尸体处牵引而去,承阳笑一伙人短暂时间内应该不会选择复活,除非他们还想死一次,所以也不怕再次面对他们。

    但是到此为止,陆年还想说一句。

    向左...你怎么不去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