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散打!

    十多人奋力的怒踹,只数其中那双臂满是纹身的孙峰异常凶狠,他一次又一次的踢着李罪的头。

    李罪拥护的双手早已经开始麻木颤抖,甚至慢慢的开始失去知觉,没办法去维护头部。

    可是他却一直刁钻的殴打,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

    用来弹吉它的手,染上了淤青。

    李罪感觉到了虚弱袭来,气沉道:“不好意思了,让你们也一起受罪。”

    许龙眼镜早就给踢没了,弱声道:“这是我这辈子做的最后悔的事情!我的腰...要被踢断了啊!喂!你们能不能下手轻点!疼啊!”

    卫泽比较壮,用大腿去维护两人的小腿,防止他们受到更多的伤害,不怒反吼众人道:“都他妈你们没吃饭吗?用点力行不行?跟他妈按摩似的!废物们!”

    许龙一听,就快要哭了:“卫泽,我...我去你大爷的!都别听他的,轻点就好!快要死人了都!”

    李罪疲惫的笑了笑:“我应该第一个倒下了...不好意思,连累你们了。”

    “撑住啊!”

    “李罪!我告诉你,你要是第一个倒下,请吃十天的饭!”

    李罪艰难的苦笑,余光看到了人行道上冷眼旁观的陈秀美,甚至在那张自己喜欢得不得了的脸上,看到了嘲弄的笑意,一瞬间心那种撕裂的痛,歇斯底里都不够。

    或许这挨打,成为了唯一的发泄方式。

    为什么自己要遇上这种事?

    “狗东西们,早就看你们不爽了!明天全校测验,把你们打的弹不动乐器,我看你们怎么参赛,都滚去退学!”吕良看着三人被打,心情就舒畅多了:“敢打我?还敢跟我斗?凭什么?嗯?说话啊?还敢吗?”

    说着,吕良就看到了陆年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喝道:“都停手!还有一个找死的也来了。”

    十多人纷纷停手,向着陆年看去。

    卫泽一看到陆年,瞳孔就收缩了一下:“老年!你来做什么?走啊!”

    许龙终于得松了一口气,大口大口喘着气,转头:“虽然我很想你过来一起挨打,但是我还是要说一句,赶紧走啊!”

    李罪鼻青脸肿的,有气无力道:“走啊!别过来!”

    看着三人遍体鳞伤的样子,陆年勃然大怒,心中的怒焰熊熊燃烧,死凝在场的十多人,包括吕良,手中的木枝握紧,深吸一口气,低沉道:“一起来。”

    声音低沉的可怕,那张美型的帅脸竟带着一丝狞笑!

    吕良笑了,一挥手:“都去满足他,找死的,我今天还真就见了一次又一次。”

    卫泽想要站起来,可是大腿不争气的软了,被踢的神经麻木!

    四个人里,就属陆年最没有战斗力!

    过来挨什么打啊?

    “跑啊!还愣着?”卫泽用尽所有的力气大吼道。

    啪--!

    木枝较粗的一端狠狠的甩在了一人的脸上。

    “啊!!!”

    一令人心颤的惨叫声传了出来。

    只见那人的脸上瞬间皮开肉绽!倒地呜鸣!

    卫泽三人都傻了!

    周围一片人都目瞪口呆!

    没想到陆年不退则进,冲上去就一棍把一人打残了!完全不怕把人打死,一棍子就甩在了脸上!

    真的够狠的啊!

    吕良一看,也是心惊肉跳,不由得退后一步:“你们倒是上啊!十多个人,不把他给踩死啊?”

    剩余的人从惶恐中回神,凶猛的上前。

    面对这么多人,陆年抬步就冲了上去,左手一拳就猛然轰在了一人的眼珠上。

    那人瞬间被打的眼泪横流,捂着眼就像个无头苍蝇似的乱撞,大声的叫痛。

    有了他的乱撞,陆年也方便了起来,在那个世界中,自己的父亲可是世界级的散打冠军!从小除了乐器,就剩下散打,就凭这些臭鱼烂虾,完全不够看!

    陆年动起身来,就像森丛中的野马一般的狂野。

    那些各种致命手段全都不留余地的施展了出来,根本就不把这些人当人看!

    就算身体还是很僵直,也受到了不少的拳打脚踢,但是面对陆年的人,无一不惨叫倒下。

    所有人看着一幕,都揉了揉眼睛!

    这他妈的是在拍电影吧?

    一个人能打一片的?

    各种关节脱落的声音响起,满地横倒,都在惨叫着捂着自己根本不受控制的部位。

    仅仅三分钟!

    仅仅只用了三分钟!十多人中仅剩一直没动手的孙峰。

    吕良是完全的傻了,陆年他能不认识吗?万年的垫底,万年的怂货,怎么可能会打人呢?

    但是他真的就打了!

    还一个人打自己一片人!

    这不对啊!

    这还是陆年吗?

    “散打不错,有点本事。”孙峰看着陆年,活络了一下全身的筋骨,摆好了拳击姿势。

    看着孙峰要动手,吕良的心这才沉稳了下来,孙峰跆拳道可是国级六段!

    “狗东西,没想到你这么能打,我看你怎么跟孙峰打!孙峰弄死他!”吕良狠狠的道。

    陆年不耐烦的看着孙峰,眼神毫无感情:“就是你踢的李罪是吧?”

    “废话少说!”孙峰抬步冲来,一个劲拳就朝着陆年的脸轰去。

    咻--!

    陆年歪头闪躲开来。

    孙峰一惊,刚想抬脚踢过去掩护下自己。

    哒--!

    自己的手腕被他拿住了!

    孙峰想挣脱开来,但是无论怎么挣脱都没用!这个人的气力大的像个牛!怎么可能?自己一拳都是有200斤!别提力量了!

    陆年不顾孙峰惊愕的双目,手臂青筋暴起,开始猛然用力。

    孙峰顿时倒抽一口凉气,巨大的疼痛让脸色都扭曲,想去反这股力道,但是慢慢的自己有点扛不住,双腿就在蛮力下弯曲了下来,直到令自己都错愕的跪下来!

    “你在搞什么?”吕良震惊的看着。

    喀--!

    骨头折断的声音...孙峰的手以夸张的弯曲程度失去知觉。

    “啊!!!”

    凌人的惨叫声在整个小树丛中回荡。

    孙峰满额头虚汗,倒在地面上,蜷缩着身子,看着自己的手扭曲成九十度的样子,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众人一阵头皮发麻,有种痛叫看着都痛啊!

    手都弯成什么样了?这就被活生生的掰断了?力气到底有多大啊?

    吕良震惊之余,却已经看到了陆年来到自己的面前,他笑道。

    “喂,你知道怎么才能让双腿人为的折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