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晚上火锅。

    “去吧。”陆年对他也没什么好说的,反正在游戏里也接触过了,老实说,真有点嫌弃他。

    “嗯嗯,晚上吃火锅哈,兄弟,你有多少人就带多少人吧,人多热闹,旁边这个兄弟...”史妄瞄向许巍。

    许巍伸出手:“许巍。”

    史妄笑着握上手:“兄弟,文化人啊?动不动就握手,毕竟我们是礼仪之邦,应该的应该的,我叫史妄。”

    许巍笑了笑:“知道,你很有天赋,听你的话,你还是一个钢琴新手?天才。”

    史妄听这样形容词,就不好意思了,抓了抓后脑:“略懂略懂而已,什么天才啊?我就是瞎鸡霸乱弹而已,虚名,不值一提。”

    陆年:“......”

    这家伙说话也不怕被别人打?

    你瞎鸡霸乱弹都能弹98分,你想让别人怎么活啊?

    说话能不能动动脑子?

    “这样,你也一样啊,晚上火锅,有多少人带多少,我史妄请客!一个都不落下,给我面子,都来啊。”史妄很大方的说。

    许巍霎时对史妄的好感大了些许:“我就孤身一个人。”

    “那你还真够无趣的,加我群信,晚上通知你,一个人没有朋友,那叫什么人?赶紧的。”史妄激活cdr,显示出自己的个人维码。

    许巍恭敬不如从命,扫了扫就加上:“那就去吧。”

    “这才像话嘛!陆年兄弟几人?越多越好!就是要热闹!”

    陆年本来以为是客套话,没想到还真要搞一席,只好道:“有几个人的。”

    “通通带上!晚上搞起!”史妄也不问多少人了,大大咧咧应酬,同时紧张起来:“哥几个,我这里还有点急事,恕不奉陪,先走一步,我家那个小天使快要测验了!我要呐喊助威去!”

    许巍:“好的。”

    陆年:“去吧。”

    “嗯,溜了溜了,晚上再聚,畜生妹妹跟哥走了。”史妄大声的吆喝道。

    史未央一听,就欣喜的走来,对着陆年目不转晴,一脸花痴笑:“帅哥...嘿嘿嘿,帅哥...帅哥你好啊?嘿嘿嘿,两个帅哥。”

    陆年看着史未央,满头问号,总觉得她似乎把自己当作了美食,哈喇子都快要流出来了!

    许巍也是苦笑。

    “行了,把你这脸收一收,别吓着我兄弟,畜生玩意,群信号帮你要了,现在赶紧跟我走。”史妄急道。

    “我还没好好打招呼呢!”史未央不开心的看了哥哥一眼。

    “打个毛线的招呼?帐号都帮你要了,自己一会慢慢聊,走了。”

    “那好吧。”史未央只好悻悻,看着陆年,还依依不舍的招招手:“帅哥,那我就先走了啊。”

    陆年礼貌性的一笑:“好的。”

    “啊~!”史未央顿时娇喘一声,扶额感性道:“多么帅气的笑啊,完了完了,这是一场万劫不复的恋爱风暴,心脏都中了一枪。”

    陆年:“......”

    许巍:“......”

    “妈的,你丢不丢人?我们史家的脸都被你丢干净了!”史妄惊恐的看着自己骚操作妹妹。

    “关你屁事?”史未央白眼。

    “行了,收收你恶心的姿态,现在跟我走!小天使需要援助!”

    “那帅哥...我就先走了啊?”史未央清明的眸子始终停留在陆年的身上。

    陆年被盯的浑身不舒服:“嗯嗯,路上慢点。”

    “啊~!这个帅哥真温柔,我感觉自己爱上他了。”

    “我去,人家是嫌弃你了啊!我愚蠢的妹妹。”

    “滚粗!明明是对我有几个意思。”

    “你为什么能这么恶心?”

    “有你这个变态恶心?”

    ...

    ...

    这一哥一妹边吵着边走远。

    也是真够奇葩的。

    “那陆年同学,我也先走了,还得回去练琴。”许巍告别道。

    “好的,你注意睡眠,还是回去睡会吧。”陆年看着许巍眼底乌黑,跟大半年没睡过觉似的。

    许巍打了打哈欠,走了。

    “嗯,要是练琴的时候睡着了,就当是睡眠了。”

    “你还真是用功。”陆年看着许巍的背影,惨笑,简直一个比一个奇葩。

    最后只剩自己一个人。

    耸耸肩,陆年也向着寝室走去,不知道李罪三人怎么样了。

    一路上的风光,还是那么的引人注目。

    十分钟后,陆年推开了寝室的大门。

    一进门,他就看到了无言以对的一幕。

    李罪三人坐在各自的床边,大锤趴在中心,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嘴角叼着一根烟。

    整个寝室乌烟瘴气!

    这冲鼻的烟味,让陆年皱眉:“我说你们爱护一下环境好不好?抽烟就不能把天窗打开了?怎么了这是?都没考好?”

    李罪三人皆都叹了一口气。

    陆年心一软,可能是昨天受伤的原因吧?

    “没事的,一次测验而已,不至于垂头丧气的,认真点,好好应付明天的考试,都是有机会的,别放弃就好。”

    卫泽忧伤的叹了一口气:“为什么我能这么菜?第一次测验才考94分,实在太菜了!竟然才排第二名。”

    许龙也是忧愁:“为什么我能这么垃圾?第一次测验才考95分,实在太垃圾了,排在第四名。”

    李罪呼出一口烟雾:“我也挺废物,第一次测验才考97分,很废物的拿了第一名。”

    这个时候,陆年才脸黑。

    他妈的,没想到这三个家伙是在装逼啊!

    “嗷!”大锤叫了一声,就向着陆年跑去,一个跳跃起身。

    陆年忙伸出双手,把它托起:“烟灰别乱弹啊。”

    “嗷!哈哈哈哈...”

    大锤的喘息声,似乎是再笑。

    陆年另眼看向三人:“行了,都别跟我在这里装了。”

    “哈哈哈,老年,我们吊不吊?”卫泽起身大笑:“告诉你啊,这次我们旗开得胜!没有想到会这么顺利,我就跟打通任督二脉似的!”

    “就是啊,卫泽排第二,我竟然排了第四!还是我们最不拿手的科目!这次花开了啊!”许龙也兴奋了。

    李罪也替两人高兴:“是啊,还没想过会这么顺利,本来都以为取个中上游成绩就不错了,哪成想?都是a!”

    但是很快,三人又凝重了起来。

    他们异口同声的问道:“老年,你多少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