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自作多情

    最终皇上念在贤妃的面上,罚了谢坤三十大板,在家中禁足半年,饶是如此,平日身娇肉贵的谢坤,挨过板子,被侍卫拖回来谢恩时,已是气若游丝了。

    谢家出了这等事,魏皇后准了安富候夫人提前回府,谢韫自觉颜面尽失,随母亲一道离开。

    比赛不再进行,冰上杂技开始了表演,大家很快忘记刚刚的插曲,转而又兴致勃**来。

    稍晚些时候,楚曜白着张脸举着受伤的手晃了出来。

    李等人一见他出来,呼啦一下都围了上去。

    “父皇下令,不叫我们过去,怕扰了你休息。”李大喇喇过去拦住楚曜肩膀。

    随即便被嫌弃的拨拉下去。

    楚曜本来是打算休息的,突然小满神秘兮兮给他递来张纸条,打开一瞧分明是刚刚他写的诗句的后半句。

    心不由自主砰砰乱跳,觉得是不是宝之被自己真情实意打动,给了他答复,又拿起纸条看看,字迹好像不对啊,他记得宝之的字与他的更像一些,这个瞧上去柔若无骨,字随精致却过于纤媚了些。

    唤来小满,询问纸笺是谁送来的,小满只说是个眼生的丫鬟,那就定然不是宝之了,他今日远远看到跟着来的是上次见到的大丫鬟。

    恐是在场哪位闺秀错会他意,思来想去,又怕那位闺秀当着宝之面乱说什么,引得宝之误会,虽然头昏昏沉沉,还是强打起精神,收拾妥当往外行去。

    与关心他的几位子弟,寒暄一阵,便摆脱了他们往女眷这边走。

    宝之此刻与唐去更衣回来的路上,碰巧见到唐婉与太子在不远处说话,二人觉得往前行似有不妥,只好避到一边走绕远一点的路。

    宝之脑中似是被什么击中,之前的一切云山雾罩的事,似乎都清晰了,前世唐婉身为太子妃,帮助铲除三皇子这边势力,再正常不过了,哥哥当年定是参与了其中什么才会被盯上。

    继而利用她对楚曜的喜欢,陷害她家。

    事情渐渐拼凑齐了,宝之心不在焉听着唐叨念着唐婉自小被以一国之母培养,如今她大伯似乎就要得偿所愿了,等等,等等

    “你似乎挺为她高兴的?”宝之终于在唐快说到结束时回过神来。

    “人各有志嘛,她实现了她的愿望,当然为她高兴了。”唐灿烂的一笑,她很快就能到心心念念的远方了。

    如果她不做危害他人之事,或许宝之会为她高兴,可就怕人心不足蛇吞象。

    “那不是重伤员吗?怎么跑出来了?”唐远远看到楚曜与李立在暖棚前,似乎在等谁。

    宝之刚刚发现真相,一时还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脚步踌躇,不愿再向前走。

    “咱们,咱们在这边站站再回去吧,你瞧从这里看去,似乎”她自个儿都说不下去了,从这看,哪里看的道冰技表演。

    “姑娘,外头太寒,咱们还是回去暖棚里吧。”玉桂劝道,姑娘的手炉也该不暖了。

    “她一整日都无精打采的,既然她想在这站站,咱们便站站吧。”唐说着,将自己暖袖里的手炉塞到宝之手里。

    楚曜叫小满认一认,哪个是给他递纸条的丫鬟。

    很快小满就在人群中,那丫鬟显然也瞧见了楚曜,一溜烟跑进暖棚里,走到于秋晚身边,低声道:“楚公子过来了。”

    于秋晚蹭的站起身,忽又坐下,她这么出去会不会显得太不矜持,可他受了伤还巴巴赶过来,自己不出去见一见他会不会失望。

    心里一番挣扎,最后决定叫丫鬟先出去看看,他若还在,自己再出去,叫他见自己一面也好。

    小满见那丫鬟复又出来,直接上前去说话:“我家主子想找你家姑娘说话,你去将她叫出来。”

    丫鬟看看小满,又看看楚曜,一下被楚曜的丰神俊朗迷住了,想着将来姑娘若是嫁过去,自然要找身边人帮着伺候姑爷的,自己可真是有福气,也没细究小满语气中的不屑,便飘飘然的回身去寻于秋晚了。

    小满躬身扶着楚曜:“爷,瞧这丫鬟这幅样子,那家姑娘定然也好不到哪去,咱回去吧,别见了。”

    楚曜也不理他,他觉得头越来越晕了。

    宝之在原地站了会,远远看楚曜还没走,穿着绣鞋的脚有些冻的慌了,想跺几下脚,又觉得有失风范。

    唐看她这副模样,觉得好笑:“冷了便回去吧。”

    宝之深吸几口气,终于鼓起向前迈步的勇气。

    才凑前便看到这出闹剧。

    只见楚曜居高临下,歪着头挑着眉对着于秋晚轻蔑的道:“怀远伯在家都不教女儿规训的吗?”完好无损的手一挥,于秋晚写的纸笺翩然落下,“回去好好读读女戒吧。”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楚曜对她说了这么句话,于秋晚顿时脸红的像要滴下血,湖上若非结冰,她真想一头扎下去算了。

    楚曜的话声音不大,但周围几人也足以听的清楚,显然于秋晚是做了什么一厢情愿之事,被人家亲自来拒绝了。

    在场倾慕楚曜的闺秀不少,看到于秋晚吃瘪,心里畅快,平日说话尖酸刻薄,瞧瞧她也有今日,也不擦亮镜子,瞧瞧自己是谁,楚曜是什么人,天之骄子,能瞧上她?

    于秋晚只想有个地缝能叫她钻进去才好。

    宝之皱眉,真真是纨绔子弟,便是要拒绝人也当是私下里说,或是不做回应,怎好当着众人说,随说于秋晚平日为人尖刻了些,可她到底是姑娘家,叫她日后如何见人。

    刚对他升起的那点好感,顷刻荡然无存。

    对眼前的热闹视若无睹,径直与唐进了暖棚。

    楚曜目光随着宝之身影消失,他以为他受伤了,宝之念在平日的情分,即便是这里人多不便交谈,也会关系的看他一眼,没想到连个眼风都没给他。

    这丫头心也太狠了吧。一时气血攻心,脚下晃了晃。

    小满赶紧扶住主子,他也看到章姑娘过去了,他想的和楚曜却大不相同,小满琢磨这是不是主子到这来被章姑娘误会,章姑娘生气才不理会主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