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所谓师徒,其实朋友】

全球高武 诡秘之主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史上最强赘婿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明朝败家子 牧神记 民国谍影 小世界其乐无穷 手术直播间 大医凌然 修真聊天群 第一序列 我真没想出名啊 伏天氏 我有一座恐怖屋 秦吏 超神机械师 轮回乐园 九星毒奶 诸天剧透群 神级卡徒 放开那个女巫 重生军工子弟 深夜书屋 汉乡 影视世界旅行家 生活系游戏 黎明之剑 暗月纪元 全职法师 神话版三国
    “师傅,你真要挖开黄河啊……”

    “当然要挖,风声都放出去了吗?”

    “放是放出去了,但怕没人相信,挖黄河这事太吓人了,估计没几个傻子会上当。”

    “为什么是上当?这次为师没有骗人,说挖黄河,就挖黄河!”

    “嚯嚯嚯霍,师傅啊,你每次说不骗人的时候,就是你想骗人的时候,我程处默现在精明的跟猴一样,我才不会上你的恶当!”

    “是吗,你竟然如此聪明了,那好,为师考考你,树上骑个猴,地上一个猴……”

    “啊哈哈哈,多简单,八个!”

    好孩子,你真的变聪明了哇!

    ……

    黄河岸边,水声滔滔,一只大龟正在浪中撒欢,岸边有两个青年在缓缓迈步。

    两年时间过去,李云和程处默都已十八岁,再称呼少年有些不妥,这是堂堂正正的青年了。

    师徒两人顺着黄河慢行,惬意的吹着河岸凉爽潮风,程处默刚才回答了八个猴,这个答案肯定是不对的,二愣子顿时迷糊起来,扒开手丫子一直在算。

    李云十分得意,心说你算准了也白搭,我是师傅你是徒弟,如果连你都按不住,我还怎么在这个世上混。

    他已经打定主意,如果程处默想出了正确答案,那他就玩抱起石头砸电视那一套,不过程处默不知道什么是电视,可以改成抱起石头去砸人的脑袋,咣当一声,问,脑袋为什么没事,如果程处默还能答出来,也行,继续再搞,直接忽悠卖拐,保证病毒占领高地,从此程处默变成个瘸子。

    师徒两人其实不像师徒,反而有种相交默契的朋友之谊,程处默尊重他是师傅,但并不像别人那般拘谨,李云虽然把程处默当做徒弟,但也只在传授学问的时候把他当徒弟。即使传授学问的时候也不会拿架子,一般都是采用朋友聊天的方式进行。

    比如今天就是这样,师徒两个沿着黄河迈步,偶尔相互调侃一声,不时吹牛打屁,师傅放松,徒弟也没有压力。

    这时程处默忽然停住脚步,有些伤感道:“一年多没见李崇义了,房遗爱也被喊回了长安,还有尉迟宝林,据说升任了牙门偏将,十九岁已经是从五品的将军,刘仁实如今在兵部当差,也混了个从五品的官职,当初五个人天天打闹,如今就我还跟在你身边。”

    李云也停下脚步,语气仍旧保持原样,看着程处默道:“你眼馋他们的官职吗?”

    “不眼馋!”

    程处默摇了摇头,道:“只是羡慕他们的努力有了成果。”

    说着停了一停,又道:“其实我们就算不拼,个个也能继承家里的爵位,但是人活在世上,混吃等死总觉得不自在,当初我们五个人嬉笑玩闹,一转眼他们都靠着自己混到了官职,唯有我还是个白身,天天在河北道厮混,有时候别人喊我一声程小国公,我听着都觉得扎耳朵……”

    这还有有点眼馋其他四人的意思。

    李云沉吟半响,忽然道:“如果你真的眼馋,为师可以给你举荐,长安那边建有我们的有税收衙门,我亲自举荐的话陛下肯定会答应,到时你去税收衙门坐镇,同样也是从五品大佬。”

    程处默连忙摇了摇头,脸色严肃道:“我老爹说了,二十五岁以前不准离开你,如果我敢离开师门,程家就当没我这个儿子。”

    程家没他这个儿子?

    那就是逐出家门的意思!

    李云怔怔半天,语带感慨道:“大唐四十七个国公,你爹绝对是最精明的一个。咱俩十六岁相识,他让你跟着我到25岁,这是铁了心要让你学会一切,然后才准许离开我这里……”

    程处默抓了抓脑门,忽然道:“师傅,你真的要挖黄河啊?”

    这话他先前问过一次!

    李云负手走到河边,望着水浪滔滔的黄河,悠悠道:“八百年前,黄河不叫黄河,诗经魏风有云,河水清且涟漪;五百年前,河水已经泛黄,有记载言明,河水重浊,号为一石水而六斗泥;到了隋朝,黄河之水更加浑浊,由于夹带大量泥沙,导致河床不断淤积太高,如今已经高过地面,民间渐有地上悬河之称。两岸百姓担心黄河决口,只能不断加高河床,然而治标不治本,黄河总有决口的一天……”

    程处默如今已经不全是二愣子,闻言若有所思道:“所以师傅您想挖开黄河,把天然的决口变成人为的决口?”

    “这只是第一个目的!”

    李云继续眺望黄河,解释道:“黄河水脉巨大,实乃中原北方第一大河,如果我们能利用这条河水,灌溉可不止河北道一地,无论河南还是山东,都要跟着受益。”

    说到这里停了一停,紧跟着又道:“为师这两年一直在估算此事,我估计咱们最少得建造五百条巨型干渠,其中四百条干渠用来引流河水,一百条干渠用来沉淀泥沙,此乃一举两得的功效,泥沙沉淀以后可以造田,黄河减少了泥沙不会决口,而水流引向整个北方,可以灌溉几万万亩土地……”

    五百条巨型干渠?

    程处默不由咋舌。

    他走到李云身边站立,同样遥遥眺望着黄河,道:“这事如果真的开干,恐怕是古往今来第一大工程!”

    “那是自然!”李云呵呵一笑,道:“当年隋炀帝开挖大运河,征发民夫数百万人次,然而大运河乃是通过取巧方式连通了原有的许多河流,所以才能在短短几年之内竣工,但是咱们要做的是无中生有,直接在大地上开出五百条巨型干渠。说是干渠,其实比普通河流还要宽,此事一旦完成,泽陂后世一千年。”

    程处默明显被这个宏伟目标镇住了。

    这厮愣愣半天,忽然喃喃一声,有些明悟道:“难怪我老爹不准我回长安,跟着师傅才能做出名传千古的壮举。可惜李崇义他们不在,那几个家伙的老爹见识不行啊,直娘贼的,真想把他们喊回来,这事大家一起干,干起来才有劲。”

    李云哈哈一笑,道:“你放心吧,他们会回来的,开挖黄河,建造巨型干渠,此事光靠咱们几个可不行,为师这次要把整个大唐都绑上。”

    程处默顿时兴奋起来,急吼吼道:“那还等什么,赶紧开始啊,你是他们的师傅,位格等同于父母,只要你出面相招,那四个混蛋必须得回来,哪怕他们的老爹再怎么阻拦,他们也得乖乖赶回河北道。”

    李云冲他摆了摆手,意味深长道:“他们四个离开,其实是我的暗许,否则你以为他们老爹真的见识短浅么?他们是在配合为师一起藏拙啊,本来还准备演上一出闹翻脸的大戏,只不过后来想想觉得没有演戏必要。”

    这话程处默有些不太明白。

    程处默虽然成长了许多,但是毕竟不擅长争斗那一套,他性格太过直楞,天生学不会弯弯绕绕。

    李云仔细给他解释道:“我是西府赵王,坐拥整个河北道,手里掌握着范阳交易中心,说一句富可敌国也不为过,偏偏还收了五大将门的嫡子做徒弟,这样的影响力实在太大了,你好好想想,你们五个人代表着什么?”

    程处默沉思半天,略带不确定道:“我爹,右武卫大将军,尉迟宝林他爹,右武卫大将军,刘仁实他爹,执掌朝堂九寺之一的卫尉寺,房遗爱他爹更不用说,文官之中第一人,李崇义自己就是小王爵,他爹更是第一王爵的河间郡王,坐镇雍州府衙,手握兵权印把子。”

    不说不知道,一说吓一跳,五个徒弟的老爹个个身居高位,联合起来的势力确实有些吓人。

    程处默转头看着李云,恍带明悟道:“原来他们四个离开,是他们老爹为了配合师傅藏拙!”

    李云笑而不语,鼓励他继续思考。

    程处默又沉吟半天,忽然道:“还有还有,师傅你要上缴天子剑的事,这也是藏拙,免得引人抨击,你曾经跟我说过,朝堂争斗不比沙场争锋,沙场上只要抡着刀子砍过去就行,但是朝堂上得按照规矩来,哪怕天下无敌,可也不能硬干。”

    李云很是欣慰,点点头道:“上缴天子剑只是第一步,以后我还会把行军大总管的官职也推了,还有幽燕之地的大都督,这个官职也不能要,我只保留一个王爵身份,这样才能做到无官一身轻。”

    程处默明显有些不愿,忽然道:“前几日收到长安来信,说是后宫之内有许多嫔妃都在摩拳擦掌,尤其是那些生有皇子的嫔妃,个个都想好孩子换个封地,师傅啊,河北道以前穷困潦倒,是咱们付出血汗改变了旧貌,这还没怎么富裕呢,那些人就想跳出来摘桃子。”

    “摘呗!”

    李云毫不在乎,淡淡笑道:“这是为师故意让他们摘的,不过我也只给他们一个虚名,遥领河北道行军大总管可以,担任幽燕之地的大都督也可以,但是只能领个虚名,不可对政务指手画脚。”

    程处默捏了捏下巴,有些不放心道:“就怕他们不懂得收敛,拿到了虚名还想拿实际的利益。想要拿到实际利益,必然要伸出爪子……”

    “伸呗!”

    李云又是淡淡一笑,突然语带深意问他道:“咱们师门的宗旨是什么?”

    程处默先是一愣,随即霍霍怪笑起来,道:“以德服人!”

    ……

    ……第一更到,3500字
我夺舍了魔皇 道门法则 重生野性时代 这个修士很危险 帝国吃相 我真的长生不老 地下城玩家 圣墟 恶魔就在身边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 大道朝天 天道图书馆 寒门崛起 我家老婆可能是圣女 天道罚恶令 重生之魔教教主 万古最强宗 天下第九 我不是东亚病夫 如意小郎君 召唤梦魇 覆汉 欧神 我的专属梦境游戏 北宋大丈夫 诸界末日在线 重生完美时代 美食供应商 穹顶之上 离天大圣 超神制卡师 联盟之魔王系统 诸天万界神龙系统 退后让为师来 剑徒之路 狂探 儒道至圣 惊惧玩笑 篮坛之氪金无敌 明日之劫 编造神话 创造游戏世界 我是幕后大佬 地球第一剑 仙子请自重 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 神级农场 元尊 文娱帝国 大数据修仙 影视世界当神探 医路坦途 武神世界的修真者 全球影帝 诸天最强大佬 三寸人间 大唐第一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