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 【成家立业,可以杀人】

全球高武 诡秘之主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史上最强赘婿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明朝败家子 牧神记 民国谍影 小世界其乐无穷 手术直播间 大医凌然 修真聊天群 第一序列 我真没想出名啊 伏天氏 我有一座恐怖屋 秦吏 超神机械师 轮回乐园 九星毒奶 诸天剧透群 神级卡徒 放开那个女巫 重生军工子弟 深夜书屋 汉乡 影视世界旅行家 生活系游戏 黎明之剑 暗月纪元 全职法师 神话版三国
    “时间不早了!”

    道童忽然悠悠一声,淡淡道:“一生七妻,一日圆满,趁着时间尚未子时,带进府中圆了劫数吧……”

    说着慢悠悠从台阶上起身,大有深意看了一眼李云又道:“至于你心里那些疑惑,暂时还不能全都告诉你,有些事不能知道太早,因为知道太早乃是一种负担,你有几百万子民需要养活,身上的负担已经太大太大,我们这些老家伙还没死,我们尽量先帮你分担一些。”

    李云明显有些迟疑。

    他属于那种不弄清一切就睡不着觉的脾气。

    旁边颜师古呵呵一笑,走过来拍拍李云肩膀道:“臭小子乖乖听你祖师的话,趁着我们没死的时候你先轻松几年,等到我们都不在了,你想逃避也逃避不了。”

    长辈们的话里话外透着暗示。

    似乎有些事情有着特殊规矩。

    不可说,不可听,说了就是错,听了就得做,所以长辈们宁肯他满腹迷惑,也要憋着不肯把事情告知于他。

    李云若有所思点点头,终于表示自己不再纠结。

    颜师古很是欣闻,忽然转头看向年老更夫,笑呵呵道:“守夜人一脉,自古没有进门的说法……”

    这话说的问头无脑,偏偏那瘸子更夫却一脸郑重点点头,深以为然道:“亥时已至,子时将来,老朽还有差事,诸位可以自便。”

    说着缓缓起身,竟然抬脚便走,走出两步之后,突然又回过头来,先是看了一眼小盲瞎草儿,随即把目光看向齐人王,语带郑重道:“把梆子还我,你拿了没用。”

    齐老头眼神一森,掏出胸口藏着的梆子拿在手里一晃,凶巴巴道:“没用也要试试,最迟明年还你。老子一生又强又夺,没人可以从我手里要回东西去,除非我自己玩够了,否则这事没得谈。”

    年老更夫无奈摇头,叹气道:“那便约定明年今日,你倒是把梆子直接还给草儿。”

    齐人王看了一眼少年盲瞎,嘿嘿两声道:“她以后是老七,比我孙女排名靠后,不如我把梆子拿给我孙女,让你家草儿去找我孙女要。”

    年草更夫深深看他一眼,忽然失笑道:“想不到隐门大魔头一生杀人喝血,临到头来却要惦记孙女的后宅争锋,可惜你忘了草儿压根不在乎这些,真要争的话这世间没人能够争的过她。”

    “你滚不滚?”齐老头猛然暴吼一声,森森然骂道:“再不滚的话,别怪老子打死你!”

    年老更夫哈哈一笑,转身顺着大街扬长而去,夜色迷离之间,有雾氤氲飘荡,忽然听到苍老歌子传来,古朴苍凉道:“暗夜浓浓兮,我身化烈火,天崩地裂兮,人间自有柱,天人伸手兮,敢斩天人手,魑魅肆虐兮,一剑而断之……”

    声音渐去渐远,转眼不可听闻。

    小盲瞎自始至终神情不变,似乎并没有随着年老更夫离去的意思,她只是用清澈如水的眸子看着李云,小脸上全是一种说不出的浓浓好奇之色。

    ……

    “时间不早了!”

    道童忽然再次开口,悠悠道:“赶紧带进门吧!”

    颜师古点了点头,深以为然道:“亥时已至,子时将来,不能拖过子时,否则就算不做今天。”

    旁边齐人王打个哈欠,哼哼两声道:“别的我不在乎,老子只惦记孙女,不管这小子娶了几个,我家孙女一个月最少十天。”

    道童看他一眼,慢悠悠伸出两根手指,淡淡:“两天!统共六个平妻,每人平坦两天,此外侍妾之首,也可平坦两天。”

    齐人王顿时大怒,咬牙切齿道:“想都别想,我孙女至少三天!”

    道童想也不想直接点头,欣然道:“成交。”

    齐人王登时一愣。

    这大魔头迷糊半天,忽然醒悟过来,指着道童骂道:“老子又上了你的恶当。每人平坦三天也只有二十一天……”

    道童悠悠转身进门,淡淡道:“剩余九天,属于正妻阿瑶。”

    “呸!”

    齐人王重重吐口唾沫,眼中杀机森然道:“如果我孙女怀不上孩子,那得让阿瑶把九天都分出来。”

    道童已经进门,闻言继续往前,好半天后,里面才遥遥传来一声,淡淡答复道:“可!”

    齐人王这才满意,不过嘴中仍旧骂骂咧咧,大魔头也抬脚进门,嚷嚷着要找老杂毛拼酒。

    门口只剩下李云和颜师古,此外就是一脸纯真的小盲瞎和李元霸。

    李云忽然上前两步,语带试探问道:“颜师?我把老七直接领进门吗?若是按照规矩,应该拜堂成亲才对……”

    颜老头看他一眼,呵呵笑着摆摆手道:“草儿和你,不需拜堂。”

    “为什么?”李云有些发怔。

    颜师古再次看他一眼,忽然莫名其妙说了一句道:“你还嫌你祖师爷被雷劈的不够多么?今天你拜堂成亲那会,他被劈了足足九十九道雷。”

    祖师爷被雷劈?

    李云下意识仰头看天。

    他心里茫然无比,努力回忆傍晚拜堂成亲的事,可是不管如何回忆,似乎自始至终都没见过雷劈。

    可惜等他低头再想问时,却见颜老头已经转身走了,老头也进门而去,嚷嚷着要找祖师爷喝酒。

    ……

    “娃!”

    突然李元霸上前一步,眼神竟也像是小孩子一般清澈,他虽然不熟悉李云,但却喊了李云一声娃,沉声道:“进门,成亲。”

    说着伸手一指草儿,再次沉声又道:“不管什么,爹都扛着。”

    简简单单四个字,却有一种说不出的霸气,霸气之中带着脉脉温情,显然已经把李云当成了自己的孩子。

    虽然他自己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失魂人。

    不管什么,爹都扛着。

    哪怕老天爷欺负你,爹也敢把老天砸个窟窿。

    这就是李元霸,哪怕失魂仍旧强横。

    “进门,成亲!”

    这是他对李云最郑重的要求。

    李云深深吸了一口气,忽然伸手挽住小盲瞎的手,语带深意道:“自古成亲,要敬客酒,我正愁着没人相陪,不如你和我一起去敬……”

    小盲瞎长长的睫毛眨呀眨呀的,很是好奇看着李云道:“我看到你心中杀机森然,似乎憋屈了很久准备动手。”

    “不错!”

    李云也不瞒她,直接点头道:“大婚成亲之后,我便属于成家之人,自古有句老话,男儿成家立业,什么叫做立业,我的立业是建立渤海国……”

    说到这里停了一停,目光看向国府门内的婚庆大宴,语气悠悠道:“有几个人,一直忍着没有杀!”

    等到按照礼仪敬完酒后,挨过子时就可以开杀了。

    有几个人,有几件事,一直忍着,没有动手。

    ……

    小盲瞎目光纯质看着他,似乎很是费解自己丈夫的心思,但她似乎只对世外之事感兴趣,对于世内之事仅仅只是好奇,甚至就连她嫁给李云,似乎也只是因为需要嫁一次。

    所以,小盲瞎毫无迟疑点了点头。

    嫣然一笑,宛如暗夜里绽放的璀璨明珠,声音仿佛晨鸟一般,甜甜道:“那我就陪你去敬酒呀。”

    李云哈哈大笑,伸手握住她的手腕。

    此时已是深夜亥时,夜间雾气有些浓重,李云目中忽然杀机一闪,随即又死死压制下去。他仰头看看天色,深深叹息一声。

    然后,带着小盲瞎一起进门。

    ……

    此时府内的宴会正在如火如荼,无数人吃酒吆喝的声音不绝于耳,然而那些大唐群臣却保持一定肃穆,并未彻底抛下规矩放浪形骸。

    自古有句老话,叫做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许多人只知道这是一句很熟的词,但是很少有人知道这是古代成亲的一项礼仪。

    酒过三巡!

    菜过五味!

    大婚成亲当夜,新郎要敬酒三杯,三杯过后,放任开喝,这时候才是真正的喜宴,客人可以抛下所有规矩放浪形骸。

    而对于主家来说,敬酒三杯之后算是终于结束了所有待客礼仪。

    客人若是想留下来继续吃喝,随便。

    客人若是想离开席选择回家,送行……

    李云要做的就是敬酒给某些人‘送行’!

    ……

    有些人属于送行,有些人则是诚心诚意敬酒。

    比如先给女方的父母敬酒,这是真真正正的规矩,其次要给李世民长孙皇后敬酒,这是感谢自家长辈帮他操持成家。

    等到需要诚心敬酒的全都敬完之后,李云终于端着杯子走向那些早想‘送行’的人。

    这一刻,原本嘈杂热闹的宴会忽然有些寂静。

    明明到处还是老百姓的吆喝欢笑声,然而宴会上就是给人一种突然寂静的错觉。

    李世民目光闪动几下,遥遥看着李云的背影。

    老程等人看似坐在桌上吃席,其实也在用眼角余光悄悄注视。

    此外无数大唐重臣,外加皇族勋贵,所有人表面是在喝酒吃肉,其实心思早已放到了李云那边。

    众目睽睽之下,只见李云端着酒杯走向一桌。

    人到跟前,先自一笑,忽然手中酒杯微微一举,语气温和问道:“敢问王公,招待可好?”

    那酒桌上有人面色一僵,居中一个老者却呵呵一笑,缓缓点头道:“酒很不错,菜也很好,虽然比不上世家的钟鸣鼎食,但是老百姓吃起来都很开心,老夫承蒙渤海国主招待,专门让我陪着百姓同桌,一整个晚上,听的都是对你赞誉之词,很好,很好,渤海国主又给老夫上了一课。”

    这番话说的很深。

    李云不置可否,只是把酒杯轻轻一句,微笑道:“按照礼仪,酒要三巡。”

    那位王公仍旧呵呵一笑,点点头接话道:“敬完三巡酒,便可送客人。”

    忽然仰头看了看天色,若有感慨道:“只是,这时间还没过子时吧。”

    李云也仰头看天一眼,笑道:“就快了!”

    “好!”

    那位被称为王公的老人起身而立,大笑道:“那便吃上国主三杯,且待子时将我送走。”

    说着,从桌上拿起酒杯。

    李云捏着手里酒杯往前一碰,沉声道:“王公,王硅,王老先生,第一杯。”

    原来这位被所有人称呼为王公的老家伙,赫然是当初被翟让从高句丽国都抓捕到的太原王氏族长。

    五姓七望第一门阀,当世第一钟鸣鼎食。

    掌舵人!

    王硅。

    李云成家立业,第一个要送的就是他。

    ……

    ……不知道还有多少读者记得这个王硅老货,这几天好多人私聊我非要问清楚守夜人到底是怎样一个剧情,非要让我用一两章写清楚,山水真的很无奈,如果故事没有铺垫,不能设置悬疑,那么干巴巴写出来的话,我想问问还有几个人愿意读流水账?

    对那些私聊我的朋友说一声抱歉啊,山水想按照自己的风格和设定写,虽然我理解你们的急切,可我不能两三张就把一个大剧情给剧透了。
我夺舍了魔皇 道门法则 重生野性时代 这个修士很危险 帝国吃相 我真的长生不老 地下城玩家 圣墟 恶魔就在身边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 大道朝天 天道图书馆 寒门崛起 我家老婆可能是圣女 天道罚恶令 重生之魔教教主 万古最强宗 天下第九 我不是东亚病夫 如意小郎君 召唤梦魇 覆汉 欧神 我的专属梦境游戏 北宋大丈夫 诸界末日在线 重生完美时代 美食供应商 穹顶之上 离天大圣 超神制卡师 联盟之魔王系统 诸天万界神龙系统 退后让为师来 剑徒之路 狂探 儒道至圣 惊惧玩笑 篮坛之氪金无敌 明日之劫 编造神话 创造游戏世界 我是幕后大佬 地球第一剑 仙子请自重 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 神级农场 元尊 文娱帝国 大数据修仙 影视世界当神探 医路坦途 武神世界的修真者 全球影帝 诸天最强大佬 三寸人间 大唐第一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