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不想受制于人

全球高武 诡秘之主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史上最强赘婿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明朝败家子 牧神记 民国谍影 小世界其乐无穷 手术直播间 大医凌然 修真聊天群 第一序列 我真没想出名啊 伏天氏 我有一座恐怖屋 秦吏 超神机械师 轮回乐园 九星毒奶 诸天剧透群 神级卡徒 放开那个女巫 重生军工子弟 深夜书屋 汉乡 影视世界旅行家 生活系游戏 黎明之剑 暗月纪元 全职法师 神话版三国
    虽然也没到三十岁,但是侯刚绝不是一个喜欢事非的人。

    在地里摘瓜,养猪场里的热闹场面,侯刚自然是看在眼中,不过,与他无关,他只是来买西瓜的。

    那些人都不认识,毕竟康乐酒楼不是什么政府人员定点接待的地方,就连乡镇的公务人员到县城里,大多也不会去他那里消费,所以不认识也很正常....

    他只是见到那个给自己带路过来的小伙子,甚至连跟那群人合影也有点不够格,不是被排到最后,就是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甚至还被支开。

    最后,当侯刚抱着两个瓜去到电子称那里放下的时候,看到了一出精彩的闹剧:

    那群人突然被几个自动喷水的水枪淋了个措手不及,用鸡飞狗跳来形容也不为过....

    不过短短几秒钟,这群人便一个个像落汤鸡一般,唯一幸免的就是那个骑着摩托车来的小伙子,此时正在那里抓着半截黄瓜,目瞪口呆。

    若不是开着个酒楼,侯刚真想在现场拍个照片,然后发朋友圈去....

    但是现在,他只能憋着笑,继续自己的摘瓜大业....天知道自己的微信好友有没有认识这些人的,万一照片传出去,那自己就把人得罪大发了。

    虽然这些来检查猪圈的人也拿自己没什么办法,不过:

    开门做生意的,不怕事,但也没必要惹事,没准一点小事可能就推掉了一个潜在的客户——这年头,赚到钱才最重要。

    摘二三十个瓜带回去,然后区分开来使用,尽量不用在餐后果点上面;

    当然,一些熟客,该关照的还是要关照,大部分的人都能吃得出味道的差异;

    至于蔬菜,只能徐徐而图之,

    侯刚也明白,就这点产量,哪怕自己和这个小老板,或者那个有点倔,一分钱不肯降的阿伯去磨,最多也就能弄个百来斤的量;

    对酒楼其实并没什么大用。

    反而,吃刁了味口的顾客,在吃到普通蔬菜的时候,那反应就够自己喝一大壶,这事前天就尝试过了。

    最理想的办法,就是有自己的种植基地,能生产出足够供应自己酒楼日常使用的蔬菜,而且品质要优于市场上的蔬菜,至于成本——不在考虑范围之内。

    至于这个小老板说的有机肥,侯刚也是有点想法,他甚至趁着那小老板不注意,在瓜田里捡了块相对比较完整的有机肥饼....

    这东西也不要去问那小老板到底是哪里买的,有时候,话是讲多错多;

    要是让他知道自己打了他这方面的主意,可能就什么都打听不到了。

    毕竟是做生意的,很多信息进入到侯刚的脑里之后,总会进行一些分析;

    比如,那个村口的小卖店阿姨就说了,她们家也是种瓜的,然后,还要在这个什么老张家这里买瓜。

    这说明什么?就是这里产的瓜好嘛,不然谁干这蠢事?

    要真是一般的讨好,更不必跟外人说了。

    再然后,说到蔬菜,那个小老板也没说他家蔬菜好或者不好,而是直接不卖,也就是说他早就有那个信心,甚至那个阿伯拿到县城卖得这么便宜,在家里估计也受了不少埋怨。

    这些都是脑补的,但是侯刚觉得和真相**不离十....

    一个农民,就种那么一片瓜田,结果别人要包了他的瓜田,换作别人,肯定是自己跟着过来,讨价还价或者就地涨价,那都是正常的商业行为;

    直接扔给他儿子全权处理?

    这可不是什么收破烂或者别的小事情。

    一家人忙活几个月的东西,到了收获的时候,然后,别人还上门来求货了,简直就是种植户的福音...

    这可是几个月的心血,还有什么比这个重要的?

    交给一个小伙子全权处理,然后这小伙子还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这说明什么?

    有持无恐!

    就算不卖给他侯刚,他也可以卖给任何别的人,小卖部的老板娘,那个阿姨不是说了,她家种瓜的,但是还是承认这一家的瓜好吃,连她自己都买。

    一般的人,都是见不得别人家好,哪怕是在县城,对面开个小卖店,看到熟人去对方那里买东西而不来自己这里买,心里都会有些怨气。

    这是人之常情。

    这个事情很简单,但是也很复杂,比如说,自己出门想买包烟,但是懒得过马路,直接就近买了,但是对面那边,是自己朋友家的.....

    明明没什么,但是偏偏就又有些什么....

    也许大度点的,自己去到了,没自己想要的东西,说句没货了,你去对面买吧,这已经是很大度了,一般的就是给你介绍差不多档次的东西...

    因为熟人,不好意思,所以买了,心里也许还会有点不舒服,明明我只想要我最熟悉的。

    但是!

    很少有个小卖店老板,或者早餐店老板会承认,自己的东西不如人家,而且,自己家有的东西,自己吃的还是在别人家里买的。

    这在哪里都是大忌。

    但是这种奇疤的事情,偏偏又在这个小村子里发生了。

    说明的只有两个原因,第一,那一家的东西是真的好;

    第二,他在村子里还是有些威望,别人不敢乱贬低他。

    否则,以侯刚对农村的了解,问路的时候,小卖部的阿姨应该是主动推销她家的西瓜;

    其实,有时候误会的产生很简单,因为获得信息的不平等;

    小卖部赵姨家确实种了瓜,但是除了地里留的十几个半生的瓜,早就卖没了,都包给瓜贩了。

    然后,老张头家的瓜确实好吃,但是也不至于让赵姨主动宣传,主要是他们家招了村里那么多人去做工;

    说白了,但凡一句闲话从她这里传出,可能有些人就不卖帐了,都受了老张家的好;

    村里可不止一家小卖店,虽然另一家在村里面,而且生意比赵姨这边差好多,只靠一些亲戚支持维持着.....

    可是赵姨有着很强的竞争意识,卖谁家的好,也不如卖老张家的好——村里就他家地里的瓜还有很多,当时娇情,硬是不肯卖给瓜贩的,瓜确实好吃,但是十块钱一个这样卖给乡亲,可亏了....

    侯刚这外乡人不知情,知情了其实也无所谓,一般的瓜他也没必要亲自来买,县城市场里大把普通的货色,便宜得让人....

    侯刚觉得自己捡到了个天大的好处!

    仅从那个小卖店的阿姨的表现来看,说明这个村,不敢说整个村,至少大部分的瓜农,种不出这种高品质的西瓜,否则她不可能一句话就知道自己找谁家。

    那就相当于是公认的王牌,谁都斗不过的那种。

    而这个村都不知道的决窍,那个小老板不经意就告诉了自己。

    十块钱三个的有机肥,看起来确实很贵,但是对于酒楼的菜价来说,这完全就不是个事。

    大不了涨价,好吃的,天然的,有机的食物,和化肥的,作个价格区分,摆明姿态,做生意的就是要赚钱。

    口感完全不一样,是谁都会作出选择。

    抹着汗摘瓜的侯刚同志心里无比憋屈,心想着,若是能有自己的蔬菜基地,那就不受人制约了。

    那个所谓的有机肥料饼,他决定了要死死藏着,如果买到了,拿一些找块地做试验;

    没什么效果,就当自己被打眼一回,反正也亏不了多少,再回来跟这位爷谈合作;

    这要是成了,谁他妈的会来这破山沟里受这种连生意都不会做的小年轻的气?

    让老子自己到地里摘瓜,老子怎么说也是一个县城里堂堂的酒楼的老板,手底下二十几号人要养....

    而且,还不卖给老子蔬菜.....

    但是,谁叫你年轻没经验啊,本来可以拿捏老子的,竟然把家底都露出来了....

    这个,给你上上课....回头就找这有机肥去,当然,这之前还是不能断了联系,先得保持讨好人家,万一那是哄自己的呢?

    侯刚打着个如意算盘,看这个小伙子是越来越可爱。

    嗯,有机肥。

    ——————,

    眼前发生这事要说和养猪场张大伯的儿子没关系,陈智立是打死都不会信的。

    但是,说是他干的,也抓不到什么证据。

    人家在那菜地里吃着黄瓜呢,还分了自己一大截,主要是根本就没靠近猪圈那边。

    而且,他不愿意去合影也是情理之中,人家又没做什么,也没哪点违背上头的条令,好端端的活路就给人家断掉了,有点情绪也是正常。

    真是乐呵呵跑去跟那些家伙合影,那才是傻逼——反正他连养殖都不想搞了,估计是心灰意冷了。

    也不知道他们家到底谁说了算,但是看张大伯的样子,似乎对自己的儿子非常信任....

    这事,陈智立也懒得掺和,摆明两头不讨好,人家国外还有私人领地,擅自进入的话,被枪杀了都没得喊冤的;

    这帮人摆足了架子,让人家把养猪场关停了,还在人家猪圈里东搞西搞,简直比去人家祖坟前蹦迪还要恶劣。

    活该!

    就连陈智立都觉得这事很解气。

    不过,回头还是边啃黄瓜,边安慰了一下:“各位领导,怪我没提前说清楚,这养猪场之所以那么干净,就是因为用的是自动清洁设备,可以自动检测猪圈里的脏污程度,然后自动冲洗,你们没事跳进人家猪圈干嘛....”

    一位领导一边用纸币擦着自己脸上,头上的水迹,一边抱怨道:“可是咱们身上也不脏啊!”

    “他们使用的是光学检测,检测到和猪的身体不一样的物质就会启动自动清洗,”陈智立说道。

    这个话,还是上次他来这里观察猪群的健康情况时,听到张一帆说的。

    原话的术语听不太懂,张一帆不厌其烦地用通俗的话解释了一遍,他算是记下来了,反正不明觉厉,这时候正好派上用场。

    不知道为什么,反而对张大伯的那个孩子多了几分好感,也许有点同仇敌忾的原因。

    被水淋了一趟,领导们也没办法继续去巡视了,于是开始合计着打道回府——这趟算是吃了哑巴亏。

    不过,也没什么,只是淋了下水,没什么损失,就连各个人带的手机,也是第一时间擦干甩干....

    只不过,各有各的心思,后面怎么样,谁也不说不清楚。

    计划好的巡察完后一起吃顿饭,加深一下畜牧局和地方政府人员的关系,甚至畜牧局领导连酒和吃饭预算都准备好了,这种清水衙门能做到这样极为不易。

    而现在,一切计划都改变了,只因为在养猪场里淋了一场水,高压水枪射的水,身上有些薄弱的地方还有些生疼呢。

    ———————,

    张一帆懒得理那些装腔作势的官员们,甚至连个招呼都懒得去打;

    不过倒是看着那个姓侯的老板一个人来回摘瓜,搬瓜,确实有点可怜。

    于是终于还是忍不住上前去帮他一起摘瓜,当然,用了口袋里带着的验瓜器。

    帮他摘了两个瓜,那个侯老板看了两眼,也不知道有什么想法,反正怪怪的。

    那群官员都走了,全身湿辘辘的,不走也不行,不过,他没道理有什么不适应了;

    可能是他不放心自己选的瓜,那——就让他自己在那里挑吧。

    买卖这东西,还是要买家自己心里踏实才行,卖家表现得太热情了,反而会让买家怀疑,干脆让他自己来。

    其实张一帆心里有点委屈,都是挑的评分9.5分以上的瓜给他的,怎么就不领情?

    张一帆把这个归结于一种商人的心理,就是卖家表现得太主动了,反而会让买家觉得吃亏了;

    虽然,他也不知道吃亏在哪个地方。

    所以,搬完了两个瓜,张一帆就坐在那里,再弄了条黄瓜回来啃着....

    你担心吃亏了,干脆我也就不帮忙了,算是两不相欠。

    侯刚有点冤,好不容易等到那小老板帮自己拿了两个瓜,而且摘之前还拿了个验瓜神器在那里验了好一会;

    怎么一下子把瓜放下了就坐在那里不动了,甚至还去摘了个黄瓜吃,难道不知道,我一个人摘瓜扛瓜很累吗?

    肯定不是这样的,他明明知道的,故意作弄我的,所以,还是有自己的种植基地才不会受制于人....

    这一下,更坚定了侯刚一定要把饼状的有机肥弄回去研究,试验的心思。
我夺舍了魔皇 道门法则 重生野性时代 这个修士很危险 帝国吃相 我真的长生不老 地下城玩家 圣墟 恶魔就在身边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 大道朝天 天道图书馆 寒门崛起 我家老婆可能是圣女 天道罚恶令 重生之魔教教主 万古最强宗 天下第九 我不是东亚病夫 如意小郎君 召唤梦魇 覆汉 欧神 我的专属梦境游戏 北宋大丈夫 诸界末日在线 重生完美时代 美食供应商 穹顶之上 离天大圣 超神制卡师 联盟之魔王系统 诸天万界神龙系统 退后让为师来 剑徒之路 狂探 儒道至圣 惊惧玩笑 篮坛之氪金无敌 明日之劫 编造神话 创造游戏世界 我是幕后大佬 地球第一剑 仙子请自重 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 神级农场 元尊 文娱帝国 大数据修仙 影视世界当神探 医路坦途 武神世界的修真者 全球影帝 诸天最强大佬 三寸人间 大唐第一狠人